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捷报 > 20180510

且慢,我对你的嗤笑有异议

20180510厦门网

    作者:李泉佃
    突然之间,微博乃至网络上,有一则关于北大校长在5月5日校庆120周年演讲的新闻,说他把“鸿鹄志”念成了“鸿浩志”。
    网上类似的质疑铺天盖地:这可是堂堂中国第一高校,校长怎么会犯这样的低级错误呢?
    虽然校长也出来道歉了,可是网民似乎还不放过,或者说,还不过瘾,舆情似乎还在延烧。
    读了几篇帖子,我的感觉是,不管如何,起码让类似我这样的贫下中农,实实在在普及了语文常识,提高了语文素养。
    比如,查了相关词典,结果发现,除了hu的读音,鹄还有以下解释及读音:鹄 gǔ,作名词:(1) 箭靶的中心 。如:鹄子(箭靶);(2) 目标,目的 。
    鹄 hè,作名词:通“鹤”。鸟名。鹤科各种禽类的泛称。《现代汉语词典》没这个音,读作hú,作名词,如鸿鹄,即天鹅。
    鹄hú,作形容词:(1) 白色 。如:鹄袍(旧时应试士子所穿的白袍);鹄发(白发);鹄缨(白色的垂带);鹄鬓(白发);(2) 通“浩”,形容“大 ”。
    所以,如果你对北大有意见,或者对其校长有意见,也无妨;但是,你也有必要了解汉语言的“博大精深”。校长已道歉了,说他的确是读错了,我们就没必要再去纠缠不放了。更何况,你如果非要说“鹄”字只有一种读音,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我的意思是,我们且慢嗤笑他人,不妨先问问自己,如果换作自个,能确保百分百做到“别错字”吗?我想,谁都不敢轻易吹这个牛吧?
    四川南充广播电视大学副校长王旗,曾在一篇短文中说,他在一次班主任例会上,挑选了一些常见、常用的词语,比如再接再厉、平心而论、诫勉谈话、雄赳赳、大拇指等,进行了三次听写检测,要求不准用手机查询。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十多位本科或研究生毕业的老师,平均成绩不及格,低者居然每次都只有二三十分。而读错多音字的,更是触目惊心。
    王校长是位有心人,他找了几位老师谈话,问了写错字、念错音的原因,有的说,现在用电脑打字,智能输入法已经把你可能需要的词语按音序、按词组自动“联想”列出来了,只需要鼠标一点就行;没有电脑,手机“百度”一下也就知道了,所以,平时根本就不用思考,更不会刻意去记这个字、这个词究竟怎么写、怎么读了。
    可是,王校长不太认可这种借口。他说,电脑、手机的确给我们的学习、工作和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帮助和方便;但电脑、手机须臾不可或缺是不现实的。实打实的听写测试,让一些人的真实水平现了原形。至于写个请假条、发个书面通知等,暴露出来的语言文字问题,更是常常为人诟病。
    语言文字作为一种交流思想、沟通感情、传递信息的工具,最简单、最基本的要求就是把字写正确、读正确,并能文从句顺地表情达意。
    进一步说,语言文字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如果我们错字连连,无疑是个人母语能力的“硬伤”,也是在戕害中华民族文化传承的根。高考作文,始终坚持一个错别字扣一分,其鲜明导向不言而喻。
    毛泽东同志的白话文写得漂亮。1958年7月1日致胡乔木的一封短简说:“乔木同志:睡不着觉,写了两首宣传诗,为灭血吸虫而作。请你同《人民日报》文艺组同志商量一下,看可用否?如有修改,请告诉我。如可以用,请明天或后天《人民日报》上发表,不使冷气。灭血吸虫是一场恶战。诗中坐地、巡天、红雨、三河之类,可能有些人看不懂,可以不要理他。过一会,或须作点解释。毛泽东,七月一日。”
    胡乔木时任中宣部副部长,宣传诗指《送瘟神》七律二首,拖到十月三日才见报,是有点“冷气”了。
    毛泽东同志这封信文字简洁得很,又有气势。白话信写成这样,实在值得我们学习。所以,毛泽东同志才说:“语言这东西,不是随便可以学好的,非下苦功夫不可。”
    所以,看到网上那么多嗤笑北大校长的帖子,有的还纯粹是凑热闹、瞎起哄的,就想说,且慢,我对你的嗤笑有异议,因为,你今天读对了“鸿鹄”,你敢保证明天就一定读对其它字吗?
[责任编辑:城市捷报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