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议“家庭医生”
来源:城市捷报

    前年,鄙人曾写过一篇有关“家庭医生”稿子,主要是替“家庭医生”点赞。结果,马上有读者朋友给我发了信息,说是“家庭医生”出发点虽好,但也问题多多,建议我且慢点赞。
    究竟是什么问题,当时并不是太在意,认为大凡新生事物,总有个过程。
    可是,一年多过去了,不久前,跟一家三级医院的医生朋友茶叙,他们对“家庭医生”的评价是四个字:不容乐观。
    朋友甲说,他本人是最早一批签订“家庭医生”的,可是,一两年来,所谓的“家庭医生”从未打过一次电话,问过他的身体状况;即便是礼节性的问候,也没有。他说,好在他自己是医生,好在年纪也不算大,倘若自己七老八十了,患有什么慢性病,“家庭医生”不闻不问,算不算失职?末了,他说,他接过的唯一一个电话,是问他还要不要续签?若要,就要从他的账户上扣20元。不过,电话也不是“家庭医生”打的,而是社区医院打的。
    朋友乙说,有几位“家庭医生”到他们医院培训,他观察了下,这些“家庭医生”似乎心不在焉,要么坐着看手机,要么闭口不说话。如此这般,能学到什么本领呢?
    情况是否如此?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不过,大家都还记得,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家庭医生”倒成了一大热门话题。
    其问题,当然还是由去年底的那则遭到部分网民吐槽的“我国超过5亿人有家庭医生”报道引发的。国家卫计委后来回应说,虽然全国签约人数已经完成任务目标,但是签约服务的推进还不平衡,服务质量仍有待提高。
    这无疑在一定程度上印证了市民“和自身感触相去甚远”的观感,也突出了这项改革亟待破解的获得感问题。
    实现“病有所医”,是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的庄严承诺。随着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加上放开二孩政策催生的小型“婴儿潮”等因素,从人口结构上扩大了整个社会的医疗服务需求。作为转变医疗卫生服务模式的重要改革措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目的是改变以医院和疾病为中心的模式,转而以人为中心,面向社区和家庭,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资源下沉,并为实现基层首诊、分级诊疗奠定基础。2016年国家医改办的1号文件,就是《关于印发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指导意见的通知》,目标是到2020年基本实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制度的全覆盖,足见国家层面的重视。
    可见,“家庭医生”式服务是一项好举措,要为市民广泛接受,当然要破除世俗观念。因为,市民“迷信”大医院的想法可谓根深蒂固,由于缺乏对“家庭医生”的足够信任,大多数患者往往愿意费时费力往大医院挤;还有,也要完善分级诊疗模式,科学引导患者对“到哪里看病”有个理性研判。
    但是,归根到底,推广“家庭医生”,医疗质量才是关键。道理很简单,人民群众求医问诊,落脚点是健康。“家庭医生”,说白了,无非是管不管用?
    以此来审视“家庭医生”改革,签约人数、覆盖范围固然是一个重要指标,但服务质量才是终极目的。站在问诊者的立场,“家庭医生”至少要重点从两个层面抓好服务质量建设:一是响应速度,二是问题解决率。提高了这两项指标,也就增加了“家庭医生”的吸引力。所以,对“家庭医生”来讲,必须把医疗服务的重心下沉,变“等上门”为“沉下去”“走出去”,主动担起市民“健康守门人”的责任,在个性化诊疗服务中让市民有实实在在的获得感。
    一般而言,“家庭医生”以“赤手空拳”的独立诊治为主,要能为市民“量身定做”合适的治疗方案或康复计划,必须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望闻问切的“绝招”,这就有赖于整体医疗水平的提高。一方面,政府要持续加大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在为“家庭医生”有效初诊、分诊提供保障的基础上,不断优化基层医疗服务资源的配置;另一方面要加强全科医生的培养,通过修炼“内力”、提升医技,切实增强市民的信任度。同时,还应完善“家庭医生”预约服务以及市民健康档案保密管理、动态跟踪等配套制度,使之正规化、专业化、常态化。
    有人大代表提到,很多地方一名全科医生及团队(基本上是一名护士和一名公共卫生人员)平均签约居民近1000名,全年几无休息日的情况较普遍。基层医疗服务人才有限,很可能是制约服务质量的首要因素。解决这一难题,加快建立基层医疗服务人才保障机制是一个重要方面。同时正如一些人大代表建议的那样,不妨“开源”,比如试点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市场化,开放私人诊所、民营医院等社会资本进入等。另外,就是“挖潜”。我在福州的几位亲戚,退休前有的是医生,有的是护士,最近,他们纷纷被社区给盯上,上门动员他们在“家庭医生”岗位上继续发挥余热。
    总之,让人民群众认可“家庭医生”,关键是围绕他们的现实需求做好文章。如果条件尚不成熟,与其过度强调覆盖范围的“面”,倒不如先做好“点”的建设,即针对重点人群的健康需求,先行试点做出特色,进而形成带动效应,岂不更好?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城市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