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海峡生活报 > 20171207

让人类更像人类

20171207厦门网

    作者:李泉佃
    细思极恐,如今,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未来的世界,将会被机器人统治:不是机器人统治人类,而是人类本身变成机器人。
    想一下,似不无道理:现在还有多少器官不能人造的呢?首先四肢的功能,可以由机器代替了,脑电波可以直接控制假肢的运动;心肺机早就可以人造了,心脏和肺可以被机器代替;肾可以被透析机所代替;胃的功能比较简单,机器代替不是难事;脾本来就可以摘除;膀胱当然也可以机器造……
    现在基本上只有肝脏,其功能尚不能被广泛复制;然而,假以时日,比如再过个30年,也应该不是难题。
    最后,只有一个大脑,还不能由机器代替,因为人的意识保存在这里。但是,也完全有突破的可能,那就是在人类弄明白自己的意识到底是怎么产生的之后,就可以生产一种最低限度地维持意识存在的系统。这个系统完全可以不要四肢,不要内脏,也许只是一小块生物芯片,这种芯片只要太阳能就完全足够,甚至只需要微弱的月光。或许,再过一百年,这个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人,还是“人”吗?也许那个时候,元神出窍,收放自如,连这个芯片都省了,人直接回归于宇宙,做神仙逍遥游去了。
    好吧,不说那么远的,就说当下,随着机器人在与人类的围棋比赛、钢琴比赛等较量中一次次胜出,就说刚刚出来的新闻,深圳打响了无人驾驶第一炮。于是,很多人开始担心迅速迭代的机器人会对人类构成威胁,开始担心著名学者赫拉利在《未来简史》一书中所描述的人类被机器奴役的场景会成为现实。
    对此,互联网的大咖们,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12月3日,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人工智能再度成为热词。其中,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和苹果CEO蒂姆·库克就不约而同谈到了人与机器的关系。
    马云说:“过去30年互联网把人变成机器,未来30年互联网把机器变成人,但最终应该让机器更像机器,让人类更像人类。”他认为,技术进步的趋势不可阻挡,但机器跟人不同,它没有灵魂,没有信仰,没有价值观,所以人类可以控制机器。也就是说,人类完全不必杞人忧天。
    就在马云演讲之前,苹果CEO蒂姆·库克同样也提到人与机器的关系。他说:“我并不担心机器人会像人一样思考,我担心人像机器一样思考。”库克表示,科技本身并没有好坏之分,也没有意向,“但是,确保科技富有人性,是我们每个人的共同责任。这也是苹果重视的意向责任。”
    库克所说的为技术注入人性,指的是将我们的价值观注入到技术中,他表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对社会、对家庭更美好的承诺。”
    于是,有人说,马云的演讲,是对库克观点的一种呼应。
    库克也好,马云也好,他们的反向提醒,或许是对人工智能恐慌症一种必要的纠正。
    是的,正如人类已经能克隆动物,但人类至今仍难以凭空创造出一个哪怕最简单的细胞品种一样,功能再强大的机器人,也只能按照人类设定的程序来运行。机器展现的是数据的力量、运算的力量,但统领这个世界的,并非只有数据与运算。就像电影《人工智能》中的那个男孩大卫,他始终还是人类的牺牲品,尽管电影要表现的是对人类冷漠的批判。
    但不管如何,库克所担心的“人像机器一样思考”,仍值得我们警觉。
    对此,《脑机穿越:脑机接口改变人类未来》一书的作者、美国杜克大学医学院神经生物学教授米格尔·尼科莱利斯的观点,可看作是对库克、马云观点的一种诠释。
    尼科莱利斯担心,如果人类忽视了数码产品对自己的影响,那么大脑的“运作方式”将发生重大变化,人类将变得越来越像机器人。他说:“我曾听一个非常有名的计算机工程师说:‘我们应该退休,机器将接管一切,人类将被废弃。’我很吃惊地问他为何这样想,‘我们为什么要屈从于机器,是人类在筑造机器,而不是机器在创造我们。’机器应该帮助我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而不是摧毁我们的生活。”
    但现实是,他已发现,很多人的行为开始像机器人了。他举例说,一天下午,他在上海的马路上散步,在街角停下来等红绿灯,发现90%的人都在低头看手机,甚至站在一起的情侣并没有十指相扣,而是各自低头看手机。他二十年来,都在做类似的观察。1990年代刚开始使用手机,他在日本的地铁上,只看到一个人在使用手机打电话,而现在去东京,地铁上的每个人都在看手机。于是,他无不担忧地说:“这种习惯可能会重塑我们的行为方式,因为我们使用手机的时间过长,而我们的大脑也许‘觉得’自己的运作方式要和数码产品一致。这是我的焦虑所在,虽然机器可能并不会接管一切并‘统治’我们,但是人类自身可能会变成机器。”
    同样的,人们一些社交行为的悄然改变,也令尼科莱利斯忧心忡忡。比如,在美国,大多数年轻人更倾向于在社交网络而非面对面地社交;去图书馆的人数也越来越少,因为大家也可以从互联网获得自己想要的知识。但是,人类的天性是需要人和人之间面对面交流的,人类的大脑就是这样进化的,这是人类大脑的特殊性所在。如果人类在生活中减少与人的接触,可能会带来很严重的问题。
    可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人被机器化、程序化,并不是一种夸张;或者说,人变成机器,并不是一种夸张。但是,诚如尼科莱利斯所说的:“人类的大脑是不能被复制的,任何人工智能产品都不能完全像人类一样,因为人类大脑的活动方式和计算机的运行方式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我们不仅要警惕思维被格式化、机器化,更要警惕情感被格式化、机器化,真正将每个人看成是有温度的独一无二的生命,而不是一个通常对应于机器的冰冷的数字。惟其如此,人类才能更像人类。


[责任编辑:海峡生活报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