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捷报 > 20180111

公文抄袭的背后

20180111厦门网

    作者:李泉佃
    最近,接到某单位的邀请,让我跟他们相关人员讲讲机关公文写作。
    我一听,愣了下,随之,便婉拒了。不是我故作深沉,而是这篇文章着实不好做。
    我经常说,我们做记者的,多数写不好机关公文;同理,机关的同志,也不一定能习惯媒体文字。
    后来,跟一些同志闲聊,说是当下文山会海现象依然存在,机关同志压力甚大,尤其是应付各色材料,常常搞得筋疲力尽。不说别的部门,我临退休前,所在单位的一位同事,就跟我说,他们仅去年一年,根据各级要求,呈送的材料就达80多万字,经常加班加点,搞得人仰马翻。
    近日,读新华社一则报道,方知此类现象带有一定的普遍性。
    报道说,目前,一些基层的文字材料,如文件、总结、讲话等,大量雷同,抄袭成风。安徽省委巡视组去年上半年,在一个县巡视时,发现县里一些领导干部发言材料雷同。巡视组将25份发言材料,通过“关键词”,在网上逐一搜索,结果有20份材料能搜到原文,且相似度都超过90%。其中,有多名干部抄袭了同一份材料。记得西部某县,一县委书记,在媒体上发表署名文章,被人举报抄袭新华社一篇短评。结果,这个县委书记被处分了。说冤嘛,也冤,这个县委书记的署名文章,十有八九不是他写的,而是秘书代笔的;说不冤,也不冤,谁让他对形式主义情有独钟呢。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我的那位同事诉苦说,上级一些部门,有时要材料,十分火急,有的当天布置,当天就要。他们只好连夜加班。如是,根本没有多少时间、精力认真组织材料、领会消化,大多材料,只能生吞活剥、囫囵吞枣了。
    从新华社的消息看,大多数机关同志,也有类似的反映。
    实事求是地说,上级要求基层报送材料,大多是必需的。工作有部署、有检查、有落实、有反馈,理所当然。但是,一些要求,也存在两个方面问题,一个是有的上级也经常是一级应付一级,有的压根自己就没搞清楚,当当二传手罢了;另一个是有的材料的确是必需的,而且也是有价值、有必要的,但却未能未雨绸缪,往往临渴掘井。
    对于第一种情形,新华社引用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的话说,公文抄袭的背后,是一些地方落实中央精神不注重实效,仅仅形式主义地以文件落实文件,造成中央精神在贯彻过程中信息层层递减,很多政策低效甚至无法执行。
    而第二种情况呢?不禁想起瑞士银行(中国)有限公司日前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显示:中国正在信息技术、新兴工业等创新能力较强的行业,大力推动创新,而这些行业需要大量的工程技术研发人员。中国每年大学理工科的毕业生数量超过300万人,为美国的五倍。然而,与美国研发人员的薪资相比,中国的研发人员仅为其1/8左右,于是,世界上的很多企业愿意在中国开展这些行业的研发活动。
    对此,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元丰认为,在现实中,并不是说有产业需要工程师,并且有大量工程师人才,“工程师红利”就能产生。这里面还有个关键问题,即这些工程师是否得到了恰当使用。中国很多企业的工作环境,不但不利于创新,甚至在令创新窒息。他举例说,在互联网行业,不是朝九晚五,而是早九晚九,一周工作6天,是家常便饭。在创业公司,加班则是一种“365天、全员式的”常态。他认为,这种压榨式的工作,把很多人变成了工作机器。他说,他的一些学生,工作几年后,知识就剩下工作上用的那一点点,脑子里想的都是赚钱和提职,素质和气质都大大退化了。再加上长期处于精神紧张、身体亚健康或者不健康状态,能指望他们创造出红利吗?
    同理,机关工作需要创新——当然也包括公文。因为,以党政群机关为主的机关工作创新,是推进机关工作的重要力量源泉,也是推动整个社会创新的引领和示范。而机关工作创新,主要包含两个方面:一是理念上的,即在处理公务时,需要引进先进理念和注重创新能力的提高。二是实际上的,即针对具体事务,通过适当的创新思考,提高分析研究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总之,只要能对工作提出独特、新颖,能提高工作效率的操作性强的思路、做法,就应当认为是创新,就应当给予肯定、鼓励。而这些,往往离不开机关文字的呈现。但同样的,如果没完没了地加班加点,机关工作要创新,公文材料要出彩,形式主义要消弭,怕也是缘木求鱼了。
[责任编辑:城市捷报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