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城市捷报 > 20180208

随意随缘就是福

书法名家叶韶霖为本报读者题"福"字
20180208厦门网

    很多人都听说过“铸石楼主”叶韶霖的大名吧?江湖人称“叶少”,三十多次参加过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行内简称“国展”),他的字好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帮他写过正传外传的人一大把,这回咱就写他人眼中的叶少,那话题就多了。
    厦门日报社最有“高度”的“怪才”卢小波在《拿毛笔的贵族》中写道,叶少是个戴眼镜的肌肉男,再小的绳头小字,他也能站着悬腕而写。“书法笔会上,众位书家完成大作之后,都要题小款。大书家们撅着屁股,枕腕而书时,他仍站着,面如秋水,岿然不动,手指夹着笔,轻轻松松就完了。”卢小波特别说了,“他的书法,更多不是拿去挂在客厅上的,而是让人拿去把玩的,要使放大镜细细鉴赏的。”
    闽北书法名家叶雄在《山岚海韵,汉魂魏骨》中说,“他平时很少示人的魏碑,一出手即具成熟之体貌。”“字里行间你会读出张猛龙的刚健,张黑女的温婉,特别是在结体的处理上更是融会贯通,让人觉得他无一字无来处,无一笔无来处,但又说不出他具体所本,善学者师其心,不善学者师其迹,此之谓乎!”
    在从南平赶来“追碑”的学生某甲眼里,叶少是神一般的存在。他好酒,经常喝到十一点,但第二天照样五点多起来跑六公里,一跑就是五六个年头,已不能用毅力等词语来形容了。健身跟练书法何干?另一位学生说,大有关系!比如写大幅作品手够不着怎么办?他随便一扎马步,甚至来个金鸡独立,手臂便仿佛瞬间暴长,纸再大张也游刃有余了。
    该说说我眼中的叶少了。虽是久闻大名,却是头一回面对面,只觉得他为人亲和,但说实话,我一个劲地戴着有色眼镜看他,总想看出他和别人不同的门道来,还真被我从他伸出的手中看出了端倪。那双手,手掌上墨迹斑斑就不必说了,连指缝也是黑的,洗也洗不掉,吃饭照吃,这可不真的就是满肚子墨水么?据说他已五十有一,眼睛开始老花,写小楷精品已感吃力,于是他的新年心愿便是赶紧多写些,标上“韶霖七十五书”,日后拿出来,肯定能博得旁人点赞。
    好像有点跑题了,毕竟是来求叶少赐福字的,该请他给大家送几句祝福语,他呵呵一笑:“随便,随便。”旁人纠正他:“怎么能说随便,该叫随缘!”他还是满不在乎地笑着,于是,这篇小稿的标题就有了。就在我琢磨着怎么帮他把立意提升一下时,耳边却一直充斥着靡靡之音。原来楼上有只狗狗,夜深人静时那抓地声实在揪心,他便不停地播放音乐,好让自己沉浸在小世界里。而这音乐嘛,可不是什么名家经典,竟是软绵绵的流行歌曲,连《飘洋过海来看你》也是温柔的女版,够随便。    
    文/图 语石
[责任编辑:城市捷报 来源:厦门日报 ]
详情请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