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愉快岁月
2017-10-13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蔡天敏
    那是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事儿,我在厦门一个城乡接合部的中学教语文。我们学科的市教研活动安排在周五,地点就在市内励志路的教科院内,那儿离原工人文化宫很近。每次开完教研会,我都会顺道到工人文化宫来,因为正逢周末嘛,想借此散散心。而最吸引我的,是这里的象棋摊,我常常蹭上去围观,一看就看到晚霞满天才归去。
    当时的厦门市工人文化宫坐北朝南,呈“凸”字形,高达五层,除了第一层是花岗岩外,其他的楼层,外墙皆砌着红砖,很是雄伟壮观。文化宫前是一个小广场,左右两侧栽种着高大的乔木,乔木下布置着石桌石椅。每逢下午,这里麇集着众多象棋爱好者。他们聚群成摊,彼此列阵,车马厮杀,其乐融融。主下者运筹帷幄,冥思苦想,旁观者七嘴八舌,指点江山。大家临枰献智,玩得不亦乐乎。在此聚欢的人,来自天涯海角,操着南腔北调,不管是阳春白雪还是下里巴人,反正蹲在一起,蹭在一处,就是趣味相投的同道,就是四海之内的兄弟。
    当然,棋摊上有主下和旁观两样人。有个三十来岁的安徽人,是擂主,他的棋力不低,善于中路的搏杀。我每次去观赏,他总是坐在擂主之位,旁人则轮番上阵,走马灯似地与他厮杀,但大都不是他的对手。不知是他下棋了得,还是北方人的直筒性格,他讲话时总是傲气待人,一点儿也不低调。围观的多半是厦门人,对他的称谓,就是“安徽吔”,那含义半是称羡、半是嘲讽。称羡的是他不俗的棋力,嘲讽的是他的太过自傲拿大。有一回,我在旁边支招,他抬眼看了我一下——我支的是一步好招。果然,他的对手采纳了我的招法,棋势马上转好,立于不败之地。
    他向我招招手,叫我来一盘,旁人也趁机鼓噪怂恿,我就蹲伏在主下位置,和他酣斗起来,最终下成一盘和棋。当然,我是在旁人的支招下和的,我方是众人对付他一个人。能够下和他,大家都挺高兴的。
    厦门市工人文化宫的好,就是能够让天南海北不相识的人,凑在一块乐一乐。在这里,有阅读室,有乒乓球室……可供愉情玩乐的处所还很多。
    但我最喜欢的还是下象棋和看别人下象棋。后来,厦门同安人郑一泓下棋出了名,成为象棋特级大师。他还曾以个人的名义,在文化宫挂了象棋比赛的大棋盘。我的业余生活,又多了一项内容,那就是观赏由郑一泓担纲的象棋赛事。
    感谢厦门市工人文化宫,是她带给了我那些难忘的愉快岁月!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