眷恋文化宫
2017-10-2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吴天赐
    孩童时,家住中山路旁的小巷里。那时,可玩的地方不多,我们常去海滨公园、中山公园和建于中山路北端的工人文化宫(简称文化宫)。海滨公园和中山公园是市民休闲游玩的地方,而文化宫集学习、培训、文娱、美术、体育等为一馆,是我市职工群众业余文化生活最集中的场所,里面有棋艺室、电影放映厅、画室、舞厅、图书室、阅览室和露天灯光球场等,它陪伴了我快乐成长的时光。
    一楼电影放映厅,几天就有一部新电影放映。我家穷,只能择片买票看。周日、假期,我到棋艺室,钻到桌前看大人们下棋,在这里,我学会了下中国象棋。在阅览室,我博览报纸,那时借杂志要工作证,我出示父亲的工作证,工作人员不肯,我就死磨硬缠,手里拿着本子和笔,恳求工作人员让我借阅,也许是我的真诚和执着感动了他们,他们就把杂志借给了我。我一篇一篇认认真真地看,好文章我摘抄,一待就是大半天,常常闭门了,工作人员催促了,我才离开。我感谢工作人员,是他们让我静下心来看书。良好的读书习惯,改变了我的人生,后来,我走上了从教之路。
    每周六晚,露天灯光球场都有职工篮球比赛,球场两边的观众席上座无虚席,我和伙伴们总是早早到场,抢最佳位置坐。比赛精彩纷呈,观众席上“加油”的喊声此起彼伏。比赛常常有两场,结束时已是午夜11点。时间过去50多年了,可我至今仍记得几支篮球强队:电业局队、交通局队、教育局队……我爱看球赛,也爱上了体育运动,篮球、排球、足球,样样会一点,如今,花甲之年,改不了这嗜好,电视上有体育比赛现场直播,我一定观看,即使半夜,我也爬起来看。
    1969年,我离开厦门去上山下乡,直到1976年到集美中学任教后,才再次光顾文化宫。那一次,随学校文艺宣传队到文化宫演出,因为文化宫电影院的舞台是当时全市文化场所中最大的。20世纪80年代初,在文化宫举行过一次教育系统教工歌咏比赛。那天晚上,我们穿着红军服,演唱歌曲《十送红军》,我们边唱边跳,精彩的演唱博得了观众的阵阵掌声。
    而今,文化宫已迁址,但当年苏联式建筑风格的文化宫给老一辈厦门人和我们这一代人留下太多美好的回忆。我眷恋文化宫,感谢文化宫。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