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衫”之乐
2017-10-2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林晓雪
    二十多年前,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整个县城只有一家百货,“撞衫”是常见的事。那时候,百货商店卖的成品服装又少又贵,大家更多时候是买上自己喜欢的布料去找裁缝加工做成衣服。裁缝店里有两三本服装书籍,根据顾客的喜好量身定做服装,大概三五天即可取货。1990年,北京举办亚运会,我还是读幼儿园的娃娃,熊猫盼盼的形象几乎天天出现在媒体上、大街小巷中,深深地印在了我和小伙伴的脑海里。于是,印有熊猫盼盼的布料在县城一度脱销,我们穿着同样布料的服装在校园里奔跑,没心没肺地傻乐着。
    我步入小学时,生活条件稍微好点,母亲开始在百货商店为我购买成品服装。记得有一年,母亲很早就为我准备好“六一”节的服装。到了节日那天,我穿着新衣服去班级参加活动,才发现有两个同学和我穿得一模一样。我们并不尴尬,反而欢喜。
    没过几年,成品服装店一夜之间开满大街小巷,人们对服装更为讲究了,不但会比较服装的款式、面料、质量,还对品牌有了追求。学校为了防止学生在服装上攀比,规定在校必须穿校服。这对正处张扬个性的青春期的我来说,无疑是个约束,千篇一律的校服并非我爱,尤其是设计风格明明老气横秋,可偏偏被老师形容为“突显青春的活力,具有蓬勃的朝气”,然而我很轻易地妥协了,因为在成长的路上,我早就适应了“撞衫”的生活。
    大学期间,我像一只“脱笼之鸟”,在没有爸妈看管的日子,每周必和闺蜜逛街购物。那时候香港的Twins组合红极一时,我们在穿衣上也喜欢模仿Twins,除了要活力、甜美、显朝气的款式之外,我们还彼此要求,要穿同款服装,让别人一眼就知道我们是好友,如果被人误以为是“双胞胎”,那就最好不过了。
    可不知从哪天起,网络开始出现“撞衫”一词,明星之间为了塑造不同的造型明争暗斗,普通百姓尤其是女性在着装上也开始出现担心“撞衫”的心理。只是,这个微妙的想法,我那粗线条的男友并不知晓。一次他和同事去外地出差,给我带回一条灰色中裤,我如获至宝。可没过几天,我就被裤子背后的故事乐得不可开交——我的一位姐妹,正是我男友同事的女朋友,也穿着同款的裤子。我一问,才得知这两个男人为了讨我们的欢心,不知买什么东西好,我男友出主意:买条裤子,实用!于是两个傻男人居然买了同款、同色、同型号的裤子。
    我的傻男友成了我的老公、孩子他爹,是几年后的事了,当我们一家人穿着同款衣服出行,不断接受着周围“好有爱”的羡慕眼神,这样的“撞衫”,让我毫不掩饰我的洋洋得意。
    其实,人生最得体的事情,是回归自我,最高级的姿态是人穿衣,而非衣穿人。在这年代,除了“撞衫”,还有“撞鞋”“撞脸”“撞声”呢。与其庸人自扰,不如乐在其中。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