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27岁当校长 和萨本栋是族亲
原集美轻工业学校老校长萨兆钤逝世,享年96岁
2017-10-2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萨兆钤

  上周,96岁的原集美轻工业学校老校长萨兆钤(qi  n)在厦门去世。萨先生的追悼会上来了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有亲人挚友,更多的是他的同事和学生。

  萨兆钤一生栽培过无数桃李,27岁就当上原集美轻工业学校前身——集美高级商业学校的校长,是当时集美学村各校中最年轻的校长。

  他还被学生私底下称作美男子校长。有学生一直记得这样一个场景:一个洋气的年轻人从龙舟池畔走来,一身西式的白衬衣、白西裤、白皮鞋,西裤上还系着时髦的背带。这个学生后来才知道:原来这个英俊的青年,就是有名的萨校长。

  文/本报记者 应洁

  资料图/本报记者 姚凡

  亲力亲为

  从选择校址到筹办食堂都自己抓

  从履历上看,萨兆钤差不多当了30年的校长。从1950年到上世纪70年代末,萨校长所在的学校经历了多次更名,从集美高级商业学校变成集美财经学校、集美轻工业学校、福建轻工业学校,办学地点也从集美学村搬到南平、再迁到杏林。

  像一位坚守者,萨兆钤始终没有离开教育岗位,也从来不计较自己的得失。一位老同事回忆说,“文革”后学校被破坏殆尽,复办之初人手缺乏, 萨校长从选择校址、重建校园到调配师资、招生、拟定教学计划甚至筹办食堂都要自己抓。学校住房紧张,他索性认领了一间不用的旧厕所当卧室。

  平易近人

  给教员留字条总要加一句“如何?”

  萨校长对学生十分关心,一年春节,得知有个外地学生没回家过年, 他就把自己的收音机拿给他。

  他对教员也很亲切,给教员留字条交代任务, 末尾总会加一句“如何?”

  上世纪50年代,集美校友总会永远名誉会长任镜波在集美水产航海学校读书,期间担任《厦门日报》的学生通讯员。他为写一份集美各校的招生材料,便到萨兆钤的办公室登门拜访。“大中午,萨校长正准备休息,听了我的来意,不因为我是学生就不重视,马上拿出招生计划就开始跟我介绍。他怕我写错,还细心地重复了好几遍。”任镜波回忆说,萨校长很快听出了他的福州口音,用福州话和他交谈了起来,“非常亲切”。

  热心温暖

  大嗓门的他对保安也彬彬有礼

  萨兆钤还有一个特点,说话大嗓门。他的同事们说,这是因为以前学校没话筒,校长要在全校师生面前讲话,“基本靠吼”。

  “我爸爸声音很洪亮,老远就能听到他的声音。”在儿子萨力群印象中,父亲不仅嗓门大,还总是笑呵呵,说话非常幽默,总引得大家跟他一起笑。

  萨兆钤退休后移居香港,但也经常回厦门,参加学校、校友活动,并且常常为各项奖教学基金慷慨捐款。

  他在过世前因医治摔伤回到厦门,楼下的保安不知道萨兆钤是校长,却对老人印象深刻,“进进出出都和保安打招呼、说谢谢,是个很好的人。”

  【家族背景】

  他和萨本栋

  同属福州望族

  在厦门,还有一位人人皆知的“萨校长”——曾任厦门大学校长的萨本栋。事实上,萨兆钤和萨本栋是族亲,两人同属福州望族萨氏家族。巧的是,萨兆钤在厦大读书时,正是萨本栋当校长,但若按家族辈分算,萨兆钤倒是比长他21岁的萨本栋辈分更高,萨本栋得喊萨兆钤一声“叔叔”。

  福州萨氏家族人才辈出,培育出海军界、教育界、学术界、商界众多颇有影响的人物。比较知名的包括元朝诗人萨都剌,明朝宣德年间礼部侍郎萨琦,中国近代著名的海军将领萨镇冰、 “中山舰”舰长萨师俊、厦门大学校长萨本栋等等。

  资料记载,萨氏家族始祖为辅佐元世祖经略吐蕃有功的色目人(属西突厥部落葛罗禄)答失蛮,元代中期赐姓萨,后为蒙古族同化,明朝时又“从汉俗”。因先祖曾世居雁门,故常称雁门萨氏。元代末期一支迁居福州,名列福州八大家族。在上世纪60年代民族身份认定中,萨氏被认定为蒙古族。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