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精神家园
2017-11-15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柯月霞
    说起工人文化宫,总让我想起那一段难忘的时光。
    20世纪90年代,我刚参加工作不久,紧接着就走进了婚姻围城,感觉自己在顷刻间被各种琐屑掩埋。走进学校,面对的不是这个同学迟到、那个同学没交作业,就是班级“六评”被扣分,或者是自习课吵闹不休……回到家里,面对的是孩子的哭声,厨房里油腻的碗碟,还有三大姑七大姨的人情往来……这些不可避免地让年轻的我疲惫不堪,感觉陷在琐事里的自己,一日日变得面目可憎。
    幸好先生是善解人意的人,不但会帮我处理各种琐事,周末还常常带我到处游玩,让我放松身心。知道我爱看书,他就常常带我和孩子到中山公园,然后他带孩子去动物园看猴子,我到工人文化宫看书。
    那时的公交车破旧,路况不是很好,从灌口到中山公园,往往要走一个多小时,再加上公交车班次少,等一辆车总要等好久,每次来回,在路上都要花去三个多小时。但我却乐此不疲,一有机会就去挤公交车,就往中山公园跑,因为那时的我觉得,工人文化宫就是我的精神家园,是我魂牵梦萦的港湾,只有定期到那里休憩一下,充电一下,才能让我更好地度过眼下鸡飞狗跳的生活。
    那时的灌口,老街上仅有一家书摊,卖的大多是课辅材料,学校的图书馆可看的书也没几本。因而我每次到工人文化宫,就朝着那一排排书奔过去,像蚕儿见到桑叶一般,忘情地吞啃,离开时还要借走一大堆书籍。
    那段时间,我疯狂地迷上了女作家写的散文,琦君、三毛、罗兰,还有张晓风、林文静、席慕蓉,我每见到一本她们的书都如获至宝,捧起来读得津津有味,特别是一套关于女作家所写的“主妇日记”的书,更是让我受益匪浅。女作家笔下的日常生活,充满着情趣、乐趣,指引着年轻的我一步步走出困惑,慢慢学会了享受当下热火朝天的生活。
    大量的阅读,让我也情不自禁提起了笔,写下心中对生活的热爱与感悟,投递给报刊。渐渐的,我的文章在报刊上发表了。渐渐的,阅读与写作成了我生命的一部分。
    那时工人文化宫一楼,常常有各种展览,我最喜欢的是书画展。每次遇到书画展,我必定细细地观赏,静静地学习,那一幅幅精美绝伦的书画作品,常常让我有一种受到洗礼的感觉。从小生长在农村,对文学艺术极其爱好的我,觉得那一场场书画展,就像是一阵阵春风,吹醒了我沉睡的梦,让我有种终于找到了精神家园的感觉。
    是啊,工人文化宫,就是我的精神家园,让我在那段迷茫困顿的日子里,找到了方向,找到了希望,让我一点点成为更好的自己!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