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妈妈
2017-11-15 00:00来源:厦门日报

    雪峰
    我妈妈2009年去世了,原以为再也没有人管我叫儿子了,没想到,有缘结识了一位老妈妈。
    事情还得从2011年6月说起。那时我从福建部队调到江西省军区司令部工作。到任没多久,有一位首长要来任职,需要安排住房,可当时住房紧张,只有一位老阿姨搬到干休所去了空出一套,却没有交钥匙。不少同志都说老阿姨脾气大,想拿回钥匙有难度。
    该怎么办呢?我想,先不提拿钥匙的事,去看望一下老人家再说。经了解,老阿姨姓尹,80多岁,曾经是解放济南时医疗抢救队的队员。我一听是老部队的前辈,感觉事情好办多了。
    我来到老阿姨家说,刚报到特意来看望老阿姨,想听老阿姨讲讲济南战役的故事。尹阿姨一听我说起济南战役,顿时来了精神,大讲当年指战员英勇善战的事迹,她们医疗队如何在恶劣的条件下抢救伤员。讲了半个多小时,尹阿姨突然对跟我随行的老干事说:那个房子的钥匙还要不要,赶紧拿走。真是出乎意料,事情就这么轻易解决了。事后,老干事对我说:“处长你真厉害,一来就拿到了钥匙。”我说:“你错了,不是我厉害,是尹阿姨本身就通情达理,只不过老人需要顺着她,尤其需要有人倾听。她见到我这位老部队的人,听她讲故事,自然有一种亲切感和满足感,即使有一点意见,也烟消云散了。”
    这件事以后,我每隔一段时间和逢节日,都会去看看尹阿姨,和她聊聊家常。一来二往,尹阿姨对我越来越亲切,有一次她见到我,突然改口说:“儿子来了。”自此,我开始管她叫尹妈妈。她真把我当成小儿子了,周末和节假日经常打电话叫我去家里吃饭,尤其是她的儿女们回来,都要让我去参加家庭聚会。我偶尔因工作忙去不了,尹妈妈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明显能感觉得到她的失落和不高兴。
    在一起的时间长了,我摸透了尹妈妈的脾气,也明白了别人为什么说她脾气大:尹妈妈这个人,爱憎分明,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不会给人留情面,有时会让人下不了台。
    我转业回厦门工作,快两年没有去看尹妈妈了。前不久正好到南昌,看到老妈妈虽然精神头还不错,但明显感到她的意识没有过去清楚了,不由得为她担心起来。
    祝愿尹妈妈健康长寿!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