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寄快递
2017-11-15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燕南飞
    村里有人去山里养蜂,蜂们整日在花丛间流连忘返,春采槐花,夏采山花,秋采枣花。母亲去看了蜂蜜,大桶大桶的玫瑰金,舀起时蜜汁如流金泻玉,尝一口绵长醇厚回甘良久,决定买10公斤。恰逢核桃熟透,母亲又亲自从树上挑选采摘,去壳晾晒,手指被浸染得乌黑发亮。她绝口不提为此所受的苦,只是喜滋滋地说:“肯定比商场里面的要好。”
    准备停当,怎么寄给千里之外的我?父亲在异地,最近的邮局和快递公司都在2公里外的镇子上,不会骑车的母亲央求邻居王伯开车载着她和蜂蜜以及核桃到镇子上。快递公司是王伯儿媳的表妹夫所设,小伙子热情道:很快的,保证三天可到厦门!
    母亲为“三天到厦门”所打动,为这20公斤的东西支付了110元快递费。寄货后,她便安心在家等我签收。结果第5天我还没收到货。母亲善良,从不以恶意揣测别人,只道:“别急,兴许快递员就在送货的路上,那小伙说过三天会到……”
    “今天都31日了,妈,你给我快递单号,我上网查询,看货到哪里了。”
    单号?母亲第一次寄快递,不知收好底单,为着我的责怪,巴巴地步行2公里路到镇子上的快递公司找那小伙。
    小伙热情地说:“姐, 显示28日已签收了呀,我告诉你单号和快递员手机,你联系下。”
    简直莫名其妙,谁替我签字接收了包裹?
    电话那边,秋雨正下得酣畅淋漓,哗哗声清晰可闻,母亲撑着伞步行在寒意瑟瑟的街头,天色将晚,家还在2公里外,实在心疼她的来回奔波。
    派送员的电话被我狂轰滥炸30分钟,却能稳如泰山地死抗着不肯接听,满腔怒火发泄至投诉电话,早就见怪不惊的接线生坦然面对我的暴跳如雷,反正她笃定不是面对面,我的怒火只能落在空气中,不紧不慢地说:“我们会马上调查,尽快派送……”
    两个钟头后,终于接到电话:“三天前派送于楼下保安室,请您稍移贵步前往自提。”
    我在保安室大大小小层层叠叠的包裹山中足足翻找20分钟,才将母亲千里迢迢寄来的两件宝贝取出来。
    那边,母亲总算安然到家了,她知道我投诉,反过来劝我:“既然完好无损地取到了,就不要为难人家。”
    一边嚼着脆香的核桃仁,一边喝着甘甜的蜂蜜水,我含糊不清地答应她:“好吧。”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