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画像
未能满足的足球瘾
2017-12-08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林长华
    12月9日是世界足球日,这未免勾起我对自己青少年时痴迷足球的回忆。
    我童年时就很爱踢球,记不清踢坏过多少只球,踢崴过多少回脚。家中“高管”见我那么执着,省吃俭用给我买球鞋,还不时打气:“好好练,长大以脚报国,也不用握锄头柄!”那时,我对“以脚报国”茫然无知,只知道这是对我的鼓励。
    家在海岛农村,在那大干加巧干的岁月,温饱未得解决,多数人营养不良,纵然长得人高马大,有啥脚力可言?加上后来“文革”浩劫,政治运动冲溃了体育运动。上世纪七十年代,我从渔业无线电台岗位被调到一个林场长达6年,整天干着非林即农的活儿,那股足球锐气渐渐被磨得如足球一般圆。
    足球,既亲切又陌生,我只能把它藏在心里,玩在梦中。记得有一次,林场采摘西瓜,看着滚圆如球的西瓜,我球瘾勃发,竟对着身边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西瓜踢了起来。岂知这过把瘾的一踢,踢掉了我一个月的奖金。
    改革开放后,物质生活水平提高了,我对足球的热度与日俱增,但由于体态发福,足下也不灵活了,家人说我肚子像个足球怎能踢好球。从此,我只能把球瘾寄托于荧屏赛场。有时好不容易盼到一场精彩的足球赛转播,却因四世同堂的一家子“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只能尊老爱幼把电视让给他们,自己上楼去开电脑,戴上老花镜看球赛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