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思树
父亲永远活在我心中
2017-12-08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唐承功
    2017年10月1日傍晚6时左右,95岁高龄的父亲与世长辞。我带着悲伤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见到了一直是我精神支柱的父亲。
    跪倒在父亲的床前,抚摸着他的脸颊、他的额头,禁不住泪如雨下。父亲走得那么的安详、那么的自然,就像是睡着了一样,以至于外面突然响起鞭炮的巨响,我一惊之后的第一反应是:哟,可不要把父亲吵醒了。回过神来,发现父亲确确实实已离我们远去时,又不由得潸然泪下……
    父亲一生经历坎坷,饱经风霜、历经沧桑。他见证了新旧两个社会的变迁。
    父亲出生于1923年,正是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年代。父亲兄弟姐妹共七人,五男二女,父亲排行老六。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小时候的父亲也是父母的心头肉。
    只是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父亲10岁那年,在太爷爷去世的第13天,奶奶带着他去上坟,烧纸钱时不小心引发大火,烧着了奶奶的衣裙,怎么扑也扑不灭,最终奶奶因此离世。短短13天,父亲失去了两位至亲。屋漏偏遭连阴雨,父亲14岁时,爷爷又因病去世。
    自从奶奶去世后,父亲便跟随大伯父他们走村串巷以打铁为生。
    父亲17岁时,抗日战争早已全面爆发。一次,连同父亲在内的13人被日本人抓了壮丁,期间其中一人成功逃脱,这激发了父亲随时准备逃跑的想法。一天,父亲去村边的井里挑水,看日本鬼子没有跟得很近,父亲趁机扔下水桶,拔腿就跑,最终捡回了一条命。
    之后几年,父亲辗转来到皖北一家木材公司工作。直到这时,父亲的生活才开始逐渐稳定起来。
    1949年新中国成立那一年,父亲回到家乡迎娶了母亲。1962年,此时的父亲人到中年,已是四个孩子的父亲,有了落叶归根去种“一亩三分田”的想法。经过一番考虑,父亲辞去了国有企业的工作,回到了家乡。
    回到家乡后,父亲才发现,现实远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当时老家还是生产队派工、社员拿工分的年代,光靠工分是养不活一家人的。于是父亲干脆不去上工,在家里制作卷烟拿去卖。生意一度做得红红火火,后来因故停业。再后来,父亲又做起了“小货郎”。
    这期间父亲又陆续有了三个孩子,这其中便包括我。我是父亲最小的孩子。
    直到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开始实行生产责任制,父亲才踏踏实实当起了农民。自此父亲与农田结下了不解之缘,直至耄耋之年还耕耘不辍,劝都劝不住。父亲常说,现在的农民比以前的地主还要强,以前地主吃的还没有我们现在的好。
    父亲一生为人乐观、乐善好施。在困难年代,尽管自己不富裕,他还常常力所能及地接济一些比他还要困难的百姓。
    寿终德望在,身去音容存。父亲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