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油水
可怜天下父母心(法治快板书)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石敦奇
    竹板一打我走上阵,
    说一段,
    《可怜天下父母心》。
    天底下,
    无论是官还是民,
    人人都是父母生。
    母亲和儿心连心,
    儿的命,
    比母亲更是重千钧。
    说个母亲她姓丁,
    生就一生是苦命。
    40年前就丧夫,
    半年后,
    头胎孩子才降生。
    她既当妈来又当爹,
    孤儿寡母多可怜。
    屎一把来尿一把,
    精心呵护小生命。
    揣在怀里怕丢失,
    含在口里怕受惊。
    母子相依度日月,
    别提日子多艰辛。
    白天地里忙农活,
    夜里还得睡尿坑。
    母亲每顿喝稀粥,
    干饭留给儿子吞。
    儿子到了六岁上,
    又得送他进校门。
    上学没有学杂费,
    别提该多急煞人。
    倾家荡产凑不够,
    还得四处求财神。
    儿子他,
    念完小学念中学,
    老母亲,
    熬得油干灯草尽。
    儿子高考登龙榜,
    母亲才把腰杆伸。
    山沟出了金凤凰
    母亲她,
    喜在眉梢笑在心。
    四年后,
    儿子大学毕了业,
    县里又将工作分。
    儿子当上公务员,
    母亲倍感一身轻。
    从此后,
    本来应当享清福,
    没承想,
    不该发生的事又发生。
    儿子他,
    不久就当上大局长,
    母亲她,
    心里开始隐隐疼。
    老人想:
    而今这些当官的,
    瞎子见钱眼睛睁。
    个个都想发大财,
    谁也不甘享清贫。
    不是贪污就受贿,
    个个就像无底坑。
    母亲再三劝儿子,
    路子千万要走正。
    全心全意为人民,
    决不可怀二样心。
    儿子向她作保证:
    您老千万要放心。
    儿子决不辜负您,
    两袖清风做好人。
    两年后,
    儿子当上副县长,
    更是母亲一心病。
    这时候,
    只见儿子前面走,
    后头就像苍蝇叮。
    本来是个副县长,
    可他们,
    偏偏免去那个副,
    硬是把他县长称。
    张三说,
    县长好比再生父,
    李四道,
    县长是俺大救星。
    瞧他们,
    你比我更叫得甜,
    我比你更喊得亲。
    今天这个送茅台,
    明日那个送人参。
    刚刚送过辛苦费
    马上又送押岁金。
    送红包的人还没走,
    表心意的人又上门。
    具体数额说不准,
    反正礼物不会轻。
    母亲看到这情景,
    心里好比插钢针。
    她心想:
    早知道是这个样,
    不该送他进校门,
    儿子不读恁多书,
    老娘我,
    而今哪会来操这番心!
    两年后,
    儿子当上正县长,
    老母亲,
    更感揪心要老命。
    白天吃饭吃不香,
    夜里睡觉睡不宁。
    咱儿子,
    不知哪天把船翻,
    越想真是越怕人。
    俗话说,
    怕鬼往往就有鬼,
    这天终于就来临。
    儿子受贿上千万,
    终审被判无期刑。
    母亲听到这消息,
    好比五雷轰脑门。
    眼睛直把金星冒,
    突的倒地没了命。
    死后眼睛闭不下,
    大大睁着好吓人。
    老母亲,
    也许还在作自责:
    我千不该来万不该,
    不该送儿子进——
    校——门!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