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大学者张龙海开讲诺贝尔文学奖“新科”得主:
“远山淡影”一般的石黑一雄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石黑一雄创作的小说作品系列

  作家石黑一雄

  厦大学者张龙海

  不久前,2017年度诺贝尔文学奖被授予日裔英籍作家石黑一雄,理由是:“石黑一雄的小说以巨大的情感力量,揭露了我们与世界联系的虚幻之下的深渊。”对于石黑一雄这个名字,多数中国普通读者是陌生的。而这位用英文写作的日裔移民作家,跨越身份、地域、种族的障碍,以文学力量所打开的那一道深渊,究竟又是什么?

  近日,在市图书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石黑一雄与诺贝尔文学奖”的讲座,厦门大学外文学院院长、教授、博导张龙海通过对小说作品的解读,以及对这位看似爆冷的“小众作家”的出身背景、创作经历的讲述,带领厦门读者走近“远山淡影”一般的石黑一雄。

  本报记者 杜晓蕾

  >>作家名片

  石黑一雄

  1954年11月生于日本长崎,6岁时移居英国。1982年出版第一本小说《远山淡影》,1989年创作的小说《长日留痕》获得英国文学最高奖项布克奖。至今他已经创作七本小说,而诺贝尔文学奖是他获得的第十个奖项,他与拉什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关键词

  记忆

  早期作品里有浓厚的东方元素

  瑞典文学院将石黑一雄的创作母题归纳为“记忆、时间和自我欺骗”。张龙海认为,“记忆”这个词贯穿了石黑一雄的作品。

  石黑一雄出生于日本长崎,父母都是日本人,父亲在中国上海长大。移民英国后,他从童年开始接受的就是全套英式教育,日本、亚洲、东方这些元素,其实离他很远。可他的小说,尤其是早期作品,故事里蕴含浓厚的东方元素,含蓄、克制的文风里也充满着东方审美情趣。他笔下的人物,总是在回忆中不断地探寻和理解历史、过去以及现在的生活。他的小说,要慢慢读,仔细领会静水流深般字里行间的寓意。

  《远山淡影》描写了二战后日本女子悦子带着孩子移民英国。她有意掩盖战争带来的创伤活下去,通过她的回忆,读者才慢慢拨开她自我欺骗的迷雾。《浮世画家》则描写一个以战争宣传画而名利双收的日本画家,在二战后走过的一段忏悔心路。在小说《上海孤儿》中,他以1937年被日军包围的孤岛上海为背景,刻画了战时上海英国租界的生活,反映了英国殖民者置身事外、无视中国人民悲惨生活的虚伪形象,更揭露了日本军国主义的暴行。除了《上海孤儿》,他担任编剧的电影《伯爵夫人》也是以上海为背景展开故事情节的。

  这些带有东方、日本元素的作品获得了成功,但石黑一雄很清醒,他说自己到了25岁时,已经意识到“存在于我头脑中的那个日本也许只是一个孩子用记忆、想象和猜测拼凑起来的情感构建物”——这里面有父亲对他讲述的战争记忆,爷爷从日本寄来的书籍杂志,以及母亲描述的传统日本,一个与现代社会大相径庭,有着“远山淡影”的日本。

  关键词

  国际化

  移民作家对自身的打破与重塑

  张龙海指出,多数移民作家都存在身份认同上的尴尬,纠结于跨文化写作的“两不着边”问题。不少华裔作家以描写少数族裔、中国元素的作品获得关注,却难以梳理更新自己的中国记忆,这些关于母国的记忆往往陈旧过时、有所偏差,然而他们一旦脱离这样的创作主题,就很难再次获得西方世界的认同与关注。例如,美籍华裔作家汤亭亭代表作《女勇士》,讲述了第一代移民美国的华裔女性的经历,里面就有对中国传统民间故事和神话传奇的文化误读。谭恩美的《喜福会》通过描写四对华人母女间的代沟和隔阂冲突,反映华裔母族文化和异国文化相遇而生的碰撞,故事里母亲回忆的“割肉疗亲”等情节与现实中国存在诸多失真,给人一种以美国式思维方式、价值标准,猎奇地窥探中国传统文化的观感。

  作为一名6岁就随父母定居英国的移民作家,生活在东西方文化夹缝中的石黑一雄,并没有像其他与自己有相似出身背景的作家一样,将视野局限在移民这一群体上。相反,他一直致力于对自身的打破与重塑,让自己的写作能跨越身份、地域、种族的障碍,容纳不同的文化背景,反映国际化的主题。在创作中,他竭力摆脱移民作家们共同建立的传统,将视角投向人类普遍的生存困境和对人性的深刻反思。他将创作题材进行了拓展,不固定于一种思维模式,《长日留痕》中塑造了为所谓尊严与忠诚付出代价的英国男管家,《别让我走》描写了英格兰乡村深处寄宿学校的克隆人,《被掩埋的巨人》则讲述了英国后亚瑟王时代的屠龙骑士传说。

  张龙海最后表示,石黑一雄创作的多元化与兼容性,让拥有不同文化背景与生活经历的读者,都能与他的作品产生共鸣,在全球化的时代,这是非常值得中国作家借鉴与学习的地方。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