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乐响千年 传承有薪火
第二十届南音比赛涌现大批新秀,最小的演员仅四岁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厦门市国祺中学潮声南乐社的表演唱《一身爱到我君乡里》。

  林丽虹(左一)为学生洪冬梅伴奏《绣成孤鸾》。

  往届比赛中获创作奖作品《意未休》(参赛队伍为原荷音轩,现锦华阁)

  厦门市第二十届南音比赛最小选手——四岁的刘茗嘉演唱《直入花园》。

  刘茗嘉,一个4岁的小女孩,在日前举行的厦门市第二十届南音比赛中成为许多人关注的焦点——她是此次参赛和进入决赛选手里年龄最小的。决赛舞台上,小妮子丝毫不怯场,落落大方地给在场观众来了一段《直入花园》,这是南音的经典曲目。数分钟的台词,她唱得分毫不差。

  刘茗嘉的登台,再一次让人们看到了闽南传统戏曲传承的希望。这场被归为“小众”音乐的南音比赛,坚持举办了20年,而且每年参与的人数不断攀升,有白发老者,有妙龄少女,也有孩童,甚至是咿呀学语的幼儿。选手不仅覆盖了全厦门市,还吸引了“邻居”安溪、南安等地的南音爱好者。从这个舞台崭露头角的南音新秀,在全省、全国的舞台捧回一个个重量级奖项,成长为厦门乃至我国南音艺术的中坚力量。

  本组文/本报记者 陈  冬

  实习生 张觉尹

  供图/叶亚莹

  受访者

  三种形式

  让古老乐种传承至今

  南音是一个古老的乐种,如今人们眼中的“小众”音乐,在明代至清代中叶却是流行音乐。在厦门社科丛书闽南非物质文化遗产系列《南音》中有这样的描述:“无论是官宦士绅,还是市井小民,都以会唱几句南音而自得。”所以,南音就被那个时代流行的戏曲剧种所接收吸纳并广泛传唱。而南音作为剧种的基本音乐,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地方戏曲,梨园戏、高甲戏、歌仔戏、掌中木偶等闽南诸剧种,在面向民众的演出过程中又不断丰富了南音,让南音更深入人心。

  因此,南音一直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如何做到传承至今?厦门市南乐研究会会长黄念旭介绍说,南音的传承主要有三种形式,第一,清代以前,南音艺人一般通过开馆授艺寻找接班人,以社会性、松散型和自愿为特征的“口传心授”的传承形式立于世,近代以来则通过有组织的南音社团、馆阁来续薪传火,前后虽有不同,但均属于“馆舍习乐”式;第二,“家庭传承”式,这种传承方式更多在清代以前,那时南音的社会氛围比较浓厚,南音作为一门家庭技艺较受重视,因此有的南音名家甚至技不外传;第三,在越来越重视民族文化的今天,南音走进了艺校、走进了中小学,甚至大学校园的课堂,此即如今颇受关注的“学校教育”形式,这说明南音的传承问题得到了全社会的共同关注。

  繁盛一时

  南音大师都世居厦门

  “南音在厦门很有基础。”黄念旭说,明末清初以后,特别是清中叶之后,厦门港逐渐成为闽南最重要的出海口,成为闽南人过台湾、下南洋的出发地和归来的口岸,许多南音大师也就纷纷齐聚厦门。18世纪以后,南音的几位大师如章小崖、林祥玉、林霁秋、纪经亩都世居于厦门。

  1951年,有着“南乐泰斗”之称的纪经亩组建了厦门南乐研究社(现名为南乐研究会),下设“集安”“锦华”“金华”“太平”“厦港”“鼓浪屿”“集美”等9个分会。初期,研究会由纪经亩牵头组织整理了一批传统南曲,同时也创作了一批现代南曲。此后,南音虽然在厦门起起伏伏,但香火一直没断过,到1982 年,经过众多南音爱好者的努力,研究会又开始频繁地、有组织地开展活动。

  自南音从泉州传入厦门,南音爱好者便纷纷组团结社,相互演练,直到今天,厦门的南音社团仍很活跃,老社团有100多年的历史,新社团也不断涌现,经常举办活动的就有30多个。也正是有如此广泛的群众基础,为了更好地普及南音,1998年厦门创办了南音大会唱,也就是后来的南音比赛,该赛事得到各界南音爱好者的参与,也得到了政府和主管部门的大力支持,已成为厦门闽南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一项重要品牌活动。

  后继有人

  南音“小戏骨”脱颖而出

  在每届南音比赛中,总有一些南音“小戏骨”让人为之振奋。这得益于南音进校园的成果。

  “仅靠南音的民间乐社和专业表演团体进行摸索是远远不够的,传承从娃娃抓起尤为重要,教育是传承的工具与途径。”黄念旭说,上世纪80年代,厦门艺术学校开始招收南音学生,最新一批毕业的专业南音班学员,现在已成为厦门市南乐团的骨干。而南乐研究会下设的分会,也把普及南乐、培养南乐爱好者当做己任,发现培养南音新秀。尽管目前中小学课堂更多还是以兴趣小组的形式出现,但在一些学校,南音已成为学校的一大特色,如观音山音乐学校在全市率先开辟了南音课程,国祺中学在2000年成立了国祺中学南音社,组织师资编写了校本课程《南音初步》。

  有了家庭传承、民间社团、学校教育培养和专业乐团,南音艺术的传承还需要一个典型的专业民间传承代表。于是,在2010年初,市非遗保护中心和厦门市南乐团组建了南音市级传习中心,众多各级南音传承人聚集到这个保护南音的阵地,对南音爱好者进行专业的指导,从而更好地继承、保护、传播、振兴和发展南音艺术。

  【人物】

  林丽虹:

  “跨界”学习

  融合歌仔戏与南音

  在闽南传统戏曲舞台上,歌仔戏是林丽虹的专业,而南音是她的爱好。30多年的歌仔戏角色塑造,让她对南音表演有着更为独到的理解,并尝试将歌仔戏与南音融合,焕发出传统戏曲新的艺术光彩。

  14岁时,林丽虹就进入同安歌仔戏团,因为勤奋用功,加上悟性高,短短几年,便成了剧团的“台柱”。

  其实,进剧团前,林丽虹更早接触到的是南音。“我是翔安人,小时候家附近就有老先生开馆唱南音,听到那美妙的乐音,我一下子就被吸引住了。”好学的林丽虹跟随南音名家学习,并在南音领域不断积累沉淀。

  尽管中间十余年停止了南音的学习,但林丽虹心中依旧割舍不下对南音的爱。她发现,南音的高雅可以使歌仔戏更有艺术感染力,歌仔戏和南音的融合改良,别有一番韵味。

  现在的林丽虹有着多重身份——同安区文化馆工作人员,歌仔戏市级代表性传承人,同安区“银安堂”南乐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她曾大力倡导闽南传统戏曲进校园,并以身作则,每周走进西塘小学、实验幼儿园教授歌仔戏,到新圩小学、凤岗小学教授南音。

  “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尤其是中小学生喜欢南音,数量逐年递增,并有志将其发扬光大,我的内心很是欣慰。”林丽虹说,为了参加第二十届南音比赛,她和选手们用大半年时间准备了10个节目,最后有9个进入决赛,其中3个入围十佳,6个获优秀奖。

  陈思诗:

  11岁拜师学艺

  想一辈子唱南音

  25岁的陈思诗,是马巷南音社的演员。本次比赛,她和同伴们的亮相,惊艳全场。

  90后这一代人,其实已少有人去学习南音。陈思诗走上南音艺术之路,还要感谢马巷南音协会会长郑雨水。原来,郑雨水是陈思诗姑姑的朋友。

  马巷南音社成立于清朝年间,早期就在闽南地区、台湾地区及东南亚各国宣传演出,享有很高的知名度,在两岸声名远播。为了不让南音失传,1987年,郑雨水、潘天乞先生重新组建马巷振声南乐社,精心培养南音新人。

  郑雨水在为身为南音教师的女儿郑青青招收学生时,找到了当时才11岁的陈思诗。“在父母的支持下,懵懂的我开始拜师学艺。”陈思诗说,学习过程中,她渐渐爱上了唯美的南音,又感到南音很珍贵,不想让其失传,希望唱一辈子,将其发扬光大。

  后来,陈思诗在厦门艺术学校学习歌仔戏,毕业后继续回到马巷南音社唱南音,南音中的各种乐器她都会:琵琶、三弦、二弦、洞箫。她说:“别的演员基本只会唱,但我还会乐器,可以在有演员缺席时顶替上去。”如今,四岁的儿子已成为她的第一个学生。

  郭茂楼:

  用古朴南音

  反映新时代精神

  在本次比赛中,除了有传统南音曲目,还出现了不少南音新作,金榜南音社选送的《金砖赋》就是其中一首。该作品出自76岁的郭茂楼之手。

  郭茂楼是翔安新店镇后村村人,这个村庄是名副其实的“戏曲村”,有南音、高甲戏、芗剧、拍胸舞的民间艺阵。郭茂楼出生在南音世家,与从小在南曲馆长大的兄弟姐妹一样,都会唱曲。

  除了唱、弹,郭茂楼还擅长写。从小他就喜欢文学,后来考入厦大中文系。1967年毕业后,他一直从事宣传工作,1986年元宵节,世界南音大会唱在厦门市文化宫举行,“看的过程中,优美的南音让我感慨万千,我发誓要写一本有关南音欣赏和评价的书,把这门古老的艺术向全世界推广。”

  从那以后,每周六下午,郭茂楼都会到厦门南乐团听曲,了解南音。他四处搜集曲目本、南音磁带,还到处看戏,在报刊、电台等介绍闽南戏曲,发表了各类文章100多篇,2012年,他出版了一本书,名为《闽南戏曲欣赏》,共26万字。

  郭茂楼热衷于给传统的南音作词,创作了《唱厦门》《海丝化雨》《金砖赋》等作品,歌颂厦门乃至全国翻天覆地的喜人面貌,同时也颂扬了南音。郭茂楼说:南音只有在创新中才能发展,因此要与时俱进,古为今用,用古朴的南音反映时代精神,充分展现南音的时代感、文学性、音乐性,增强国人对南音的文化自信。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