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言新诗写了外星人
他逐渐回归创作状态,再次发表新一批小说和诗歌
2018-02-13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莫言(图片来自网络)

  本报讯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继去年9月在《收获》、《人民文学》两本文学期刊上发表了短篇小说、组诗、戏曲剧本等几篇种类不同的新作后,近日莫言再度通过两本著名文学期刊《十月》和《花城》推出新作,包括短篇小说《等待摩西》、《诗人金希普》、《表弟宁赛叶》和诗歌《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雨中漫步的猛虎》等。看来自2012年夺得诺贝尔文学奖后的数年沉淀期已经结束,莫言正在渐渐回归创作状态。

  新作

  延续幽默诙谐风格

  据了解,《等待摩西》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时间跨度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写到当下,通过出身于基督教家庭的柳摩西在特殊历史时期把自己的名字改为柳卫东最后又改回原名的人生经历,描摹出中国社会和国人的观念在这几十年间的变迁。《表弟宁赛叶》和《诗人金希普》则文如其名,比较幽默荒诞,讲述了“莫言”两位表弟的故事:宁赛叶心比天高,空谈理想,游手好闲。金希普俗不可耐,专事钻营。这两个伪文学愤青都自诩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于是他俩凑到一起,仗着表哥“莫言”的名号招摇撞骗,引发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事件。

  这些新小说虽然题材迥异,但都保有莫言以往的语言特点,幽默风趣又十分口语化。如《表弟宁赛叶》开篇即写道:“三哥,你不要自鸣得意,更不要沾沾自喜,你不要妄自尊大,也不要以为咱东北乡里只有你有文学才能,我的表弟秋生——笔名宁赛叶——外号怪物——借着几分酒力,怒冲冲地对我说。我知道你瞧不起金希普,你这是犯了文人相轻的臭毛病!我认为金希普的才华远远超过你,他之所以没你名气大,是他没赶上好时候,他如果逢上八十年代那文学的黄金时代,哪里轮得上你猖狂!”

  诗歌

  现在写自由体新诗

  莫言的诗歌则更为诙谐洒脱,也更具生活气息。比如《高速公路上的外星人》中写道,“喝了两杯假茅台/泪水落在美人怀/美人美人乐开花/梦中成了外星人的妈/外星人体会不到的痛苦/因为独特,所以珍惜”。

  《十月》杂志副主编宁肯认为这些诗具有强烈个性特点,甚至可以称为“莫言体”。他告诉记者,莫言以前常会以古体的五言或七言律诗形式写些打油诗,不过像现在这样的新诗就写得比较少。“他过去用律诗格式写打油诗,形式是严肃的,内容却很轻松,真正算得上是打油诗。这次这种自由体新诗正好相反,看着像轻松随意的打油诗,里面却有着丰富的内涵,能让人有突然被击中的感觉。”宁肯说这和莫言平素的说话风格也有点像:“不像作家或诗人那样正襟危坐、字斟句酌,但是在貌似散漫的文字里能精准捕捉到某种意象和情绪。”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