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忆除夕夜
2018-02-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部分厦门春节供应票证。

  李世伟

  除夕之夜,万家灯火,一家人围在火锅旁,一边品尝美味佳肴,一边观赏春晚节目,那是多么惬意的景象啊。而现在,有很多家庭选择到酒店,男女老少欢聚一堂,热热闹闹过个除夕夜,省去许多劳作之累。这种情景,时光倒退数十年,那是连想都不敢想,只能是一种奢望。

  20世纪60年代,在我已经懂事的年纪,每家的日常生活都被各种票证所包围。不少票证是专门为春节特制和准备的。猪肉票、鱼票、糖票、饼干票、茶料票、豆干票等五花八门。尽管手中有各种票证,并非就能买到称心如意的商品。记得有一年除夕,清晨才刚过四五点,母亲便把我们兄弟俩叫醒,让我们去菜市场的肉摊买一块好一点的猪排骨。此时菜市场内已是人山人海,各类叫喊声此起彼伏。好不容易在肉摊前排在前面,眼看就要轮到我们了,但卖肉的营业员硬是把肉卖给后排的熟人。尽管我们大声喊着“轮到我们啦”,却无济于事。最后,我们只买到一块并不理想的排骨回家。

  当年的食材并不丰富,但我们都很开心。一个土炉,放上烧红的木炭,炉上放一个不大不小的土锅,锅内放进自家做的菜丸、肉丸,放进鱼和猪肉。围炉时,令人烦恼的是要不断加木炭。后来,围炉改成用铝制品的火锅,木炭从中间一个圆孔加进去,火星时常冒出来,一盘菜总会被落上一些木炭灰。时代在进步,随后人们用起了电火锅,但烦恼也随之而来。除夕之夜,一家人吃得正欢时,由于当时供电量不足,用火锅人又多,电路不堪负荷,一个晚上就在断电、来电又断电之中度过,一顿年夜饭吃了数小时,年夜饭变成“年夜烦”,但也无可奈何。

  在没有电视机的年代,人们吃完年夜饭,早早就去睡觉,大人忙着准备糖果之类的东西,以用来接待大年初一来拜年的亲朋好友。小孩盼着一觉醒来穿上新衣服,领上压岁钱,到街上买些鞭炮和气球之类的东西。

  如今,家家户户的除夕之夜,过得丰富多彩,谁不为赶上一个好年代而感到庆幸呢。那种物资匮乏和被各种票证所困扰的年代,早已成为遥远的记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