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女儿放学
2018-03-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客舟听雨
    休假在家,接女儿放学成了我的“必修课”。和别人不同,我总是早早就开车“埋伏”在学校门口附近,然后将座椅调整到舒适位置,悠然地看起书来。躲在家中是看书,窝在车中也可看书,既然如此,为何不早一些去呢?况且,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到的另一个好处就是有大把的空车位由我挑选,不必和拥堵较劲的感觉惬意而舒缓,坐在车里,慢生活实实在在地由概念变成了现实。
    占好车位的最大好处是可以第一时间清楚地看见女儿发现自己时惊讶而欢喜的样子,那种感觉温暖贴心,让人上瘾。记得假期第一天去接她时,她还没有意识到我已经开始休假,我看见她走出校门,在校门右手边第一棵树下打手机,那棵树是她妈妈接她时约好的地点,离我不到20米。我的手机没有响——这丫头,又给她妈妈打手机了。我看见她眉头微蹙,还跺了一下脚。也许是她妈妈没接手机,脾气急躁的女儿生气了。我拨通了她的手机,告诉她,我就在学校门口。女儿立刻就急切地四处寻找,仅一秒钟,她便发现了我——我摇下了车窗,微笑着向她挥手。她飞快地跑过来,眼里亮晶晶的,背上的书包和马尾辫上蹿下跳,高兴得如同一只蝴蝶。
    不光是我,所有来接孩子的家长在看到自己的孩子奔向他们时,无不神采飞扬,仿佛换了一个人,即使上一刻,他们还在为生活的艰辛皱眉发愁,但此刻,所有辛苦因为有了孩子的欢笑便有了无与伦比的意义。学生们潮水一样拥出校门,然后潮水一般奔向一台台小汽车、摩托车和电动车,那些冷冰冰的交通工具便因为搭载了欢声笑语而变得生动温润起来。父母在哪里,家就在哪里,哪怕是自行车,哪怕是手牵手。
    那一刻,我的视线有些模糊。在我的印象里,父母亲接我放学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也因此记得尤为深刻,不多的几次全是大雪天或是大雨天。因为我忘记带伞,父亲或是母亲总是早早来到学校,和别的家长一起站在教室外边的走廊上,和我的眼神碰到了,便将手中的伞举得老高,生怕我没看见。好几次,我竟然看见了他们头上早生的白发。
    “爸爸,在想什么呢?”女儿从后座轻轻搂着我的脖子问。“爸爸在想,看见你从校门口向我奔来,我仿佛看见了年少时的自己。”我试图平静地说,但我的喉咙明显有些哽咽。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