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笔
心中的那一处风景
2018-04-16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纷霞
    1999年夏,我从厦门师范学校毕业。那时,我的面前有两条路:一条,遵循“哪里来回哪里去”的分配原则,回农村,当个乡村教师;另一条,申请跨区分配,留在岛内,留在城里当老师。有远见的姑父早早为我探好了第二条路,他告诉我,城里的平台大,有发展空间,留在城里肯定比较好。我心里赞同姑父的意见,可父母亲却为我选择了另一条路。
    父亲说,城里虽然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但是城市生活开销大,家里的生活条件不是很好,我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要上大学,需要我留出更多的工资资助弟弟妹妹。父母亲婉拒了姑父的好意,他们的想法是,我回农村,弟弟妹妹才能上大学。我认真考虑了家里的难处,没敢为自己多说什么,就这样,我选择了第一条路。悲哀的是,回到农村后,原来说好的分配却没有了,前路渺茫让我傻了眼,我真是欲哭无泪!
    毕业季的一阵茫然后,前方的道路渐渐明朗起来:到农村当代课老师,一边教书一边读书,三年后大专毕业,分配工作。我安顿了下来,暗暗对自己说,心中的那处最美的风景到不了了,但是也不能就停在半路,踌躇不前。
    接下来的日子很艰辛。虽然领的是微薄的代课工资,我却从不敢怠慢工作。白天,尽力做好本职工作,晚上努力读书学习,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同时心里还在担忧:三年后大专毕业,包分配的承诺是否能兑现?巨大的压力让我的身体不堪重负,有一天,我竟然在家里晕倒了。母亲十分自责,跟我说“对不起”,说不该让19岁的我承受那么大的压力……我心里明白,当初父母的选择也是出于无奈,我不怨天尤人,心中那一处最美的风景虽然我去不了,但我没有理由就这样放弃自己生命中的其他风景。
    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以超录取分数线100多分的成绩,考上了指定的大专院校。三年后我如期毕业,有了一个稳定的教师工作。
    这一路充满荆棘的风景,让我走得异常艰辛,这一路的艰辛也磨炼了我的意志,只是将近20年过去了,回首往事,我的心里还是有一丝淡淡的遗憾:我心中的那一处风景很美,可惜,我从来没有去过。
    (致编辑:首次投稿,激动又带点小期许——万一发表了呢?生活总要有些期许,您说,是吧?)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