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痕
难忘蓝梦
2018-04-1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曾志宏
    坐上厦航直飞巴厘岛的班机,心里五味杂陈,不似以往度假出游的欢喜。也许是因为自己正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心生彷徨;也许是因为想起外公,印尼是外公的故乡,他十来岁时,从印尼只身来到闽南的一个乡村,安家落户、娶亲生子,直到过世再也没有回去印尼。只有他特有的黝黑肤色和喜喝咖啡的习惯,显示他血液里流淌着的故土印记。没有带外公回印尼访祖探亲,成了母亲和我心中永远的隐痛。
    飞机降落在巴厘岛登巴萨马拉赖机场已近深夜,机场仍然人潮涌动,不停地有穿一身短袖短裤的当地人过来问“TAXI(的士)、TAXI(的士)”,我们迫不及待地脱掉春装。巴厘岛,我们来了!
    次日一早,在网上预订的司机准时到了酒店。司机操着一口浓厚印尼口音的英语,我们的三脚猫英语居然也能沟通无障碍。出发前往蓝梦岛,道路两侧多是平房,路上车多摩托车多,车道狭小经常发生拥堵,鲜有看到走路的行人。骑摩托车的当地人很多都不戴头盔,在车流中穿梭,真让人捏一把冷汗。此刻,我为外公庆幸起来,幸好生活在中国,还是咱国内好。
    到了蓝梦岛,海水并没有想象中的清澈,顶着炎炎烈日,沿海滩走一段,总算远远地看见了阿贡火山。蓝梦岛配套设施一般,岛上很多地方还是原始的灌木丛林,我不禁失望起来。天气实在炎热,我们租了环岛车,来到梦幻海滩,这才总算感受到了巴厘岛的美。海滩不大,僻静清幽,“无边泳池”似乎要连绵到天边,天边仍是无边无际的海洋,而海水是那么蓝,蓝得令人心儿迷醉。特别是正逢涨潮,海浪被冲到二三十米高,阳光折射下一弯彩虹,太美了!
    回程渡船因为满客吃水深,船搁浅海滩,四五个船夫居然推不动,几番折腾未果,最后让20位客人暂时下船,这才顺利开了船。此时,船前方忽然积聚起一阵乌云,竟把海水染得深黑,印度洋换了另一副冰冷的面孔。海水掀起巨浪,用力拍打着船舱两侧,像一只愤怒的海兽,随时要吞没海船。幻想小说《纳尼亚传奇》里,小伙伴们驾驶黎明踏浪号,前往黑暗岛,那是一个会让你梦想成真的岛,包括那些你吓得不敢再入睡的噩梦,大概就是眼前此般模样。
    海浪越发大了,我坐在船尾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眼睁睁地看着暗黑的海水,形成一堵海浪墙,高过人头,直扑到玻璃窗,一浪接着一浪。“玻璃会不会破啊?”我不由得担心起来,同伴嘲笑我:“胆小鬼!”话音未落,“啪”的一声,海浪真把我座位旁的玻璃打破了一个大口子,冰凉咸腥的海水从大口子灌进来,劈头盖脸浇了我和同伴一身。还没等回过神来,一个更大的浪又打了进来,我们慌忙起身,踉踉跄跄地走到船身中央,这才注意到彼此的头发、衣服、随身行李已经全部湿透。
    下了船,同伴才发现手机进水无法使用,还好我的手机无碍,没有影响接下来的行程。我打趣道:“水就是财,刚才可是飞来横财呀!”说完,我们相视而笑,旅途总有意外插曲,人生也是如此,保持乐观心态,坎坷也当是坦途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