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故事
养蚕二三事
2018-04-1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李莉琴
    因为孩子上科学课的需要,家里养了近两百只蚕。刚孵出的小蚁蚕,细小柔弱,哪里是心儿粗的孩子能侍弄得了的。自然而然,一人养蚕,全家总动员。孩子爸爸负责摘桑叶,我负责给小蚕换桑叶、清理蚕沙。
    观察蚕的成长,是极其有趣的。小蚕一天一个样,出生后,头10天是生长得最快的时候,常是隔一晚观察,就长大一倍,就像吹了气似的。结茧前的蚕宝宝一生要蜕四次皮,每一次蜕完皮,都是一个迅速生长的起点。
    小蚁蚕蜕完两到三次皮后,特别能吃会睡。一天要给它们换七八次桑叶。每次换桑叶,我都在旁边痴痴地看着。世界上似乎只有蚕这种生物,吃得那么专注,那么投入。
    百余只蚕挤挤挨挨的,互相踩头压尾,依然自顾自地专心吃桑叶。看它们吃桑叶,就像是杂技演员,能躺着吃、扭着头吃,还能把桑叶碎片抱在怀里啃,甚至被同伴压着脑袋,也要费力地一点一点拱着吃。
    逐渐长大的蚕,身上的黑白斑纹越来越明显,据说这是稀有品种,称为“虎蚕”,结的茧有黄色和绿色的,尤以绿色的丝茧为贵。
    桑叶吃太快,麻烦接踵而来,孩子爸爸寻找的桑叶源很快告急。我只好亲自出马,逢人就打听,四处搜寻桑叶。每天上下班,就像地毯探测仪,来来回回地把沿路撸过几遍,倒也发现了常人没发现的桑树丛。比如,路边工地杂草里,零散长了几株无主的桑树,叶子大又美,从未被人光顾过。我无畏地深入到蚊虫滋生的工地外围,肆意采摘,与孩子两人为彼此驱赶蚊虫。再比如,朋友告诉我,某个小区某处有两株桑树,我逛了一圈,在小区另一侧发现几株低矮的桑树。我低调又默默地小心地摘采了肥美的桑叶,要求孩子全程噤声,生怕被人发现。朋友们笑我,像是养了蝗虫,把周边的桑叶都收割光了。
    说来也是奇怪,这种软软蠕动的虫子样的生物,却让我这个平时怕虫的人,愿意卸下心理包袱去照顾它们。每每看它们恣意地吃着桑叶,心里居然有小小的满足感。这些看起来都差不多的蚕,在我们的眼里渐渐变得有个性。一只额头上有黑斑的蚕,是所有蚕中的“元老”,我们喊它“假面具”,它不喜欢独居,两天前,它的同伴结茧去了,它显得特别寂寞,连桑叶都不爱吃了。我们只好把它和比它晚出生的蚕放在一起,它才逐渐恢复了生气。另一只蚕蜕皮时受了伤,尾部拖着一个黄色的小球,行动不便,我们把它转移到小盒里独居。
    蚕宝宝的一生不到两个月。结茧前最后一周,是蚕宝宝养膘的时期,它们个子粗壮,萌态十足,几乎有成年女性的小指粗细。待到将要吐丝时,我们小心地把它们请进“隔间”(我们做的纸栅栏格子),它们就开始为自己织起一个个小小丝质包间,安心等着成蛾的那天。每天都有一批蚕结茧,隔天收获着白的、黄的和淡绿色的茧,很快便收集了一盒。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