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 尚
自己动手做艾粑
2018-05-16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肖希爱

  人一上年纪,就爱回味过去,特别是爱回味儿时的美食。就像我那老伴,每年一到三四月,便总提起家乡的艾粑,那是她儿时的最爱。今年四月初,我去庐山参加同学聚会,她很认真地交代我:若那边有艾蒿,要多采点回来做艾粑。其实,我也爱吃艾粑,所以对采艾蒿的事记挂在心。

  让我喜出望外的是,庐山脚下的田埂地头随处可见艾蒿。不光数量多,而且品种多样。品种多样使我犯了难。我儿时看过大人做艾粑,吃过艾粑,可从没亲力亲为做过艾粑。所以,对艾粑的具体做法,哪种艾蒿能做艾粑,心中没底。

  为了保险,我摘了两种有艾香的叶子找人求教。第一位“老师”说:这两种艾,一种叫大叶艾,一种叫小叶艾,都能做艾粑吃。在路上,正好遇见一位种艾蒿的农民。这第二位“老师”很热心地指着他种的艾蒿说:这是药艾,不能吃。又指着路边单株生长、叶子又小又尖的艾蒿说:那是苦蒿,吃是可以吃,就是太苦。他又找到一丛叶大叶圆的艾蒿说,这才是做艾粑的。而第三位“老师”讲得最详细:做粑的艾蒿叶大,叶缘不尖;叶正面浓绿,叶背面白色;叶背面和叶柄上长满白绒毛,叶柄上长有似钩刺的三角形小叶,它最显著的特征是丛生的。循着当地农民的指引,我很快就找到了这种丛生的艾蒿。摘了不到一个小时,就满满一袋,足足有三斤多。

  回到厦门,我们按网上的做法,将洗净的艾蒿放在沸水中稍煮一下,滤去水,装在破壁机中打成浆;再将艾浆与糯米和粳米的混合粉揉成粉团;再将大团掐成小团,填以红糖;最后搓成艾粑。生艾粑是淡绿色的,蒸熟后却成了浓绿色。稍凉后,艾粑表面居然光滑闪亮。外孙女带了几个艾粑去学校,她高中的同学品尝后,齐声赞这艾粑“超酷”。我们又给小区的老哥老姐带去一些。面对闪着绿光的艾粑,话匣子顿时打开。有人赞道:“多年没见过这艾粑了,好糯好香啊!”我老伴把我找艾蒿的过程一讲,有人便抢着说:“艾蒿有好多种,都可以吃,药艾性温,可以去寒,苦艾性凉,可以消火。小孩上火了,吃两个苦艾粑就好了。”有人马上附和:“什么艾蒿都能吃,只是苦涩程度不同。”还有人说:“物资生活匮乏时,什么艾都摘来吃。那时的艾粑,艾蒿多米粉少,口感又粗又硬,跟你做的这艾粑没法比。”听了这话,我不由得感叹起来:昔日用来填肚子的艾蒿,到今天,竟演变成人见人爱的稀世佳肴。

  自己动手做艾粑,长了知识,充实了生活,又多了成就感。我想,普通人的日子就该这么过。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