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尚
蚕豆
2018-05-1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其叶蓁蓁
    少不识蚕豆,对它的一点了解,皆来源于鲁迅先生,看社戏晚归的孩子,摇船摇累了,偷采了蚕豆当夜宵:“这回想出来的是桂生,说是罗汉豆正旺相,柴火又现成,我们可以偷一点来煮吃。”鲁迅先生笔下乌油油的蚕豆和温暖的童年,如今读来虽然早已是两个时空,但感觉却并不遥远。
    真正吃到蚕豆,却是好多年以后。放舟古老的秦淮河,买了各种口味的蚕豆,老皮嫩豆嚼劲十足,留得满口咸甜余味。毕竟还是觉得味道过于浓烈,如同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酽酽如老酒,虽味道十足,却看不清楚最初的容颜。说到底,那时我还没有见过新鲜的蚕豆,我只能在脑海中想象这样大颗的豆子得装在多大的豆荚中,打开它种下去,会不会像童话故事里的魔豆一般,送心怀梦想的孩子去云端?
    定居厦门之后,方知春夏之交为蚕豆上市的季节,当地人食蚕豆亦是家常。喜欢去菜市场挑蚕豆,从一大堆豆荚中挑挑拣拣,寻找那豆荚硕大、饱满的蚕豆,挑好一袋子竟然有满满的成就感。卖菜的大哥见我挑得专注,提来一整袋蚕豆给我挑。回家后,我带着孩子剥豆子。两岁孩子稚嫩的小手尚不算灵巧,蚕豆倒是很适合她练手。帮她摁一下豆荚,她就能慢慢抠开豆荚,从中取出豆子。一颗颗碧玉般的大蚕豆,给了她满满的自信,一直问我:“妈妈,我厉害吧?”没多久,我们娘俩就剥好一小盆豆子,分装在保鲜袋里冷冻,可炖汤、可炒菜,稍稍加工,就能做出美食来(编者注:蚕豆含有致敏物质,发生过蚕豆过敏的人食用时应当特别注意)。
    前两年春夏之交,我曾和家人一起去平潭游玩。抵达时,正值中午,又累又饿,便在岸边的一家小店歇歇脚。我们点了两份卤面,卤面本没什么特殊,可鲜甜的汤中漂浮着晶莹剔透的东西,显得格外诱人,原以为那些是蒜头,尝了尝才发现它们是蚕豆。蚕豆被剥掉了外皮,分成两瓣,优雅轻盈如同春天的花瓣。经过汤头的浸润,蚕豆格外软糯入味、卖相极佳,这应该是我吃到的最别致最好吃的做法了。如果有机会,我还想再去平潭吃卤面,品尝汤头里晶莹剔透的蚕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