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心
吃“苦”
2018-05-1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黄芩
    少女时代,最恐惧母亲采益母草炒鸡蛋给我吃。益母草又苦又涩,一经咀嚼便在口腔里散发出难闻的草腥味,即便是炒鸡蛋的香味也完全压制不了,但不敢违抗母命,怕挨骂,只得囫囵吞下。苦瓜,对我而言也是丑陋的怪物,我绝不肯碰——实在苦哇!春天苦笋丰收之时,见人们用苦笋炒鳝鱼、炒牛肉,大快朵颐,我着实不解:这苦涩的滋味有什么好,这不是“自找苦吃”吗?
    如今回想,我已不记得自己是从何时起慢慢接受了这些苦涩的食物,让它们出现在我家餐桌上,益母草煎蛋、酸菜炒苦瓜、苦笋炒牛肉、苦菜瘦肉汤……其实,我并未从其苦中品出别样的回味余甘,亦说不上喜欢,只是更愿意接受并习惯了它们苦苦的滋味而已。是舌头历练过太多更为苦涩的中药汤和西药片,而变得更能吃“苦”吗?年龄渐长,对于口味的选择不再任由喜好而趋向理智。益母草是妇科良药,苦瓜、苦菜清热解毒,怎能因它们味苦而拒绝入口呢?又或者是因为承受过一次次挫折困苦,使得味蕾对所触之苦不以为然?由此,忆起学生时代的一次校运会,因某个竞赛项目裁判不公,全班女生委屈落泪,见教我们语文的叶副校长过来,大家哭声更响,期待老师给予安慰,甚至去为我们据理力争,平日对我们关爱有加的叶老师却面无表情:“哭什么?日子还长着呢,有你们哭的时候!”多年后,我深悟叶老师那句冷冰冰的言语:的确,那算什么事呢?人生中有更多让人痛哭流涕的挫折失败、不幸遭遇与生离死别。生活种种之苦,哪一样不比口中味苦更难更苦?不体味一点苦,安知清汤寡水亦是美味,平静淡然的日子亦是幸福?
    人生场景总在时光中轮回流转。现在的我是一个少女的母亲,不辞劳苦地在阳台上用盆土栽植益母草,采摘益母草,炒鸡蛋给女儿吃,以期缓解她特殊日子的疼痛,而她却如当年的我一般畏惧益母草苦涩的味道;她分明就是少女时代的我,绝不肯碰苦瓜、苦笋、苦菜等一切苦味食物。我亦不勉强她,也不苦口婆心地以“良药苦口利于病”之理劝导她接受。因为我知道她终将一点一滴品尝到越来越多人生之苦,也许她将如我一样,经历承受过人生种种艰苦之后,不再视食物之苦为苦,不再畏惧那些苦涩的食物,甚至可能甘之如饴。
    而作为母亲,我是多么希望,她可以一直随心所欲,不接受这些苦味;明知不可能,却仍祈望着,她的人生可以不用承受一丁点艰辛困苦。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