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入汶川 学会珍惜
何炳进十年前还是中学生,这次亲眼目睹当地的建设发展,体会深刻
2018-05-17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本报记者何炳进、林森泉(左二和左三)与当年的学生合影。

  本报记者 何炳进

  2008年5月12日,这一天发生的事让“5·12大地震”“汶川”被全国人铭记。当年的自己还在中学读书,对汶川这个地方第一次听闻。此前未曾到蜀地,印象中的汶川,仍停留在震碎的山河画面,不堪。

  2018年5月11日,踏上飞往四川成都的航班,内心五味杂陈。感慨时光的飞逝,十年时间如转瞬;想象地震灾区会有怎样的变化;会遇到什么样的人,采访到什么样的事……

  幸存者回忆震时  仍感觉历历在目

  映秀镇,成都机场下飞机后驱车一个多小时就到达。说实话,来到汶川,我才渐渐了解到当年大地震的一些信息。震中的映秀镇原来长这样,那个定格在14时28分的裂痕石钟在无数报纸、电视、网络上出现,彼时就在眼前。石钟后的国旗是一所中学,几栋教学楼都有不同层度的破坏。

  也是到震中映秀镇才了解到,原来我们采访的,那十个映秀镇的学生,大多数都是从坍塌的中学中死里逃生。姜勇、马郎带着我和林森泉近距离观察当年的学校,他们当年上课的教室是在一楼,现在已经看不到,下陷到地表以下。但逃跑的路线依然清晰,他们指着一草一木,描述当时的惊心动魄。

  从灾难中逃生  更懂得珍惜家人

  有一个小插曲,姜勇当年读初一,有厌学情绪。大地震发生后,他对学校的毁坏有一个奇特的想法:“学校都没了,是不是就不用上学了?”姜勇说,13岁的他想到这里还有点小激动。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文凭不高找不到好工作的他又认为,13岁的自己太幼稚了。如果还有机会回到10年前,带着现在的想法,他到福建读书的日子肯定更加用功。如今,他在打工之余,努力学习,给自己定下了小目标——每半年要考下一个技能证书。

  有些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汶川的建设和发展我们都能看得到。我们看不到的是,每个幸存者内心的变化。韩红霞说,她从十年前开始,就懂得珍惜家人在一起的时光,并用行动来证明。无论是求学还是工作,她都选择离父母最近的地方,用她的话说,去幼儿园上课,出了门只要在小路上蹦跶十几分钟就到了,很满足。

  回顾十年,刻骨铭心。此时、未来,懂得珍惜!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