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 世
卖菜的“百合花”
2018-06-13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玉 环
    有雨的周末早上,趿着鞋走在潮湿的买菜之路上。
    对于渴望睡眠的人来说,周末是最好的补眠时间,可是母职在身,只好勉强自己。
    习惯性地,我朝拐角的菜摊走去。这个菜摊其实也没什么奇特之处,一地五颜六色的蔬菜:红的西红柿、白的萝卜、绿的芹菜。唯一不同的是摊主,一见面,就好像我是她几年不见的姐妹,热情地打招呼:“今天这么早?也不多睡一会儿?”我没回答,浅浅一笑。对于日常穿得一板一眼、全副武装后才出门的我来说,穿着家居服蓬头垢面总是有点让人难为情。但是摊主全然不在意,继续指着一堆的菜说:“今天来点什么?茭白?西兰花?红萝卜?生菜?”看来她对我的爱好了如指掌,我习惯性地点头微笑,正待说今天不要茭白,要来点荷兰豆,话还没出口,就见她麻利地向着她的“王国”里各抓一点,称好,行云流水般地递给我:“都按3人最小份,总共28元。”
    对于有点选择困难的我,这倒是省了我不少事儿,可看她那么急速地递给自己一堆菜,快速得急不可待似的,忽然隐隐有些不舒服,总觉得一不小心被她强迫了似的。于是,粗着嗓子问:“可以微信付款吗?”“可以。”立刻,二维码递到我面前,同时递过来的还有两根葱和蒜,它们都正青春、收拾得俏丽迷人。还有一张露出八颗牙的笑脸,把那黑黑的皮肤衬托得更明显。“下次再来呀,小心脚下有水。”我只好连连点头致意。
    点开微信,付款,发现这个黑黑的不起眼的瘦小女人,竟然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百合花”。原来,这个在菜市场讨生活的女人,内心里一直想象自己是一朵高洁的百合花。
    记得偶尔周末,生意好得不得了时,她那帅气的老公、她的如白杨般的儿子会来帮忙,她的生意总是特别好。好像整个菜摊一直都是她在说,在快快地装菜、收钱,黑黑的脸上一直露出白白的牙,仿佛脸上开了一朵花。
    我终于想明白她的生意为什么那么好,也许所有的顾客都是奔着这个心里有花、脸上有笑的人去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