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首
父亲送我去高考
2018-06-13 00:00来源:厦门日报

    霄 月
    又是一年高考季,我的思绪再一次飘回到十几年前参加高考的时刻。
    那年高考的前一天,下着雨,那天的雨倾盆而下,从前一晚一直下到第二天早上,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一大早,母亲帮我整理完行李,看看院子里如断线的珠子般的大雨,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我说:“让你爸送你去吧。”从村子到镇上有4公里,那年头,全村所有人家的出行工具大都是自行车,条件稍好些的是摩托车或者三轮电动车。雨势太大,骑自行车或者电动车都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步行。从镇上到县城有50公里,班车一个小时一趟。前一晚,我一直坚持要自己赶到镇上乘车到县城参加高考,但拗不过父母,只好答应让父亲送我到考点。
    父亲和我各撑一把伞,在母亲充满期待的注视下走进雨中。新修的乡村公路,一夜的大雨已将路基泡软,一脚踩下去,地面就会“咕咕”冒水泡。父亲在前,我跟在后,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茫茫大雨中。4公里的路,父亲和我整整走了一个小时,赶到候车点,父亲浑身的衣服早已被大雨浇透,而他胸前抱着的我的行李却是干爽的。班车还没有来,父亲和我只好先到临街的店铺门前避避雨。淋湿的衣服紧贴在身上,被风一吹,我有些瑟瑟发抖。再看父亲,他双眼直盯着班车开过来的方向,生怕一不留神错过了。在破旧的、混杂着烟味、脚臭味的班车中颠簸近一个小时,再换乘公交车,父亲和我在中午12点前终于赶到考点附近的考生安置点。父亲带我去小吃店吃了碗烩面,将我安顿好,不善言辞的他交代我考试时不要紧张后,就冒雨赶公交车去了。
    如今,此情此景仍相识,彼人彼心境不同。高考已经离我远去,岁月的沧桑早已染白了父亲的双鬓,我也从懵懂少年踏入而立之年,但父亲冒雨送我参加高考的那一幕永远铭刻在心。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