履痕
走近月牙泉
2018-06-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萧尘
    “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许久以来,这首《月牙泉》的歌曲深深吸引着我,终于有机会一睹月牙泉的芳容。
    乘车从敦煌城区出发,很快就到了鸣沙山月牙泉风景区。下车后,只见黄沙一片,连绵起伏的沙山一直伸向远方,沙粒在烈日的炙烤下升腾着青烟,热气不由分说地亲吻我的脸颊,一会儿,汗珠便布满了额头。我擦了擦额头的汗珠,跟着导游走进挂有“鸣沙山月牙泉”匾额的大门,穿上防沙鞋套,在沙地里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
    大约走了二十分钟,月牙泉便映入眼帘:一泓清泉,恰似弯月,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碧绿翡翠般美丽的光芒。若不是亲眼所见,我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广袤苍凉的沙漠里,竟安卧着一眼清泉。面对那“湿润与干涸同在、绿洲与荒漠共存、青翠和黄沙相映”的奇景,我不禁连连惊叹,脑海中浮现出数十年前的电影《沙漠追匪记》的画面,电影中,解放军战士在沙漠里因缺水而牺牲,我不禁想到,假如在沙漠中追击匪徒的解放军战士能遇到这样一眼清泉,该多好哇!因此,在月牙泉众多的传说中,我更相信这个传说:汉将李广利拔剑刺山,挖沙掘井,水涌成泉。这样的传说充满着人间的正能量,堪称一首生命的交响曲。
    走近泉边,我见泉水澄澈,碧蓝如玉,清明如镜,泉畔苇草丛生,泉中鱼游浅底。泉的南岸,花草吐艳,绿树掩映,沙枣树、榆树、杨树、红柳,蔚然成林。一棵巨大的“月泉古柳”引人注目,虽经千年风霜雪雨,古柳依然枝繁叶茂,游客无不为之赞叹。掩映在繁花绿树中的亭台楼阁,古色古香,错落有致。那木制塔状的“月泉阁”,高耸挺拔,巍峨雄浑,倒映泉水之中,别有一番景致。
    月牙泉畔,游人如织。我久久伫立,思绪不禁飘远:对广袤的沙漠而言,月牙泉不过是一滴细小的水珠,却没有被风沙掩埋;在暴戾的狂风中,月牙泉不过是一片纤细的树叶,却没有被狂风卷走。千百年来,月牙泉用自己的坚韧,书写着永不干涸的神话。
    走近月牙泉,我最感欣慰的是针对月牙泉“水位下降,面积缩小”的治理工程已初见成效。通过“三禁”(禁止打井、开荒、移民)和科学补水,月牙泉的水位已逐步抬升, 水草又见丰茂, 尤其是销声匿迹多年的敦煌“土著”鱼种——铁背鱼,再现泉中群游。
    告别月牙泉,在返回酒店的路上,我一直想,月牙泉作为大自然馈赠给人类的稀世瑰宝,绝不能毁在我们的手中。坚持天人合一,切实加以保护,才能让月牙泉这一自然瑰宝永驻人间。
    (★本文作者系“城市副刊”作者联谊会会员)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