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
“虫子事件”
2018-06-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区百石
    16岁时,我到城里读高中,平常住校,周末回家。为了节约菜钱,每个周日,家人都会为我准备一饭盒的菜,先仔细地装进袋子,再仔细地放入背包,然后,再三叮嘱我每日热菜,吃饱饭,读好书。一切准备妥当,我便背起背包,骑上自行车,在家人的目送中赶赴学校。
    像我一样住校的同学,大多来自农村,像我一样,每周会自带一些干菜和咸菜;而大部分同学家在城关,如我的好友小婉一般,每天可以放学回家,吃爸妈烹煮的鱼肉。这个世界很奇妙,寄宿生羡慕城里学生一日三餐在家吃的便利与丰盛,而有的城里学生却会垂涎寄宿生的干菜与咸菜。
    有一天,小婉突然对我说:“今天中午我在学校吃饭,让我尝尝你带来的菜好不好?”我当然无比乐意。要知道,小婉时常带来家里香甜的糖果和酥脆的饼干与我分享,我正不知如何表达感谢,难得她今天有兴致要品尝我带来的菜。
    我们一起热了菜,打了米饭,便开开心心地吃起了午餐。我带的是芥菜干和豆角。自家腌的芥菜干是每周必有的,可以贮存较长的时间,而豆角则是新鲜的时令菜,容易馊,母亲特意叮嘱我先吃完豆角,再吃芥菜干。两道菜都合小婉的口味,她一口饭一口菜吃得很香,好像是第一次尝到人间的美味。突然,她尖叫起来,执筷的右手颤抖又执著地指着豆角:“虫……有虫……倒掉……快倒掉!”气氛就此凝固,我霎时尴尬得无地自容,恨不能钻到地里去。但再糟糕的局面也得收场,我竭力镇定思绪,强装从容地夹掉带虫的豆角,然后,若无其事地继续夹起豆角往嘴里送。而小婉见了我的举动,脸上显出前所未有的惊讶,她一定在想:有虫子的菜怎么能吃呢!很快,她的眼里又充满了怜惜,那怜惜无边无底,似乎能把我和她隔成两个世界。
    我没有和小婉解释什么。即便解释,又该说什么呢?也许是奶奶择菜时眼花没看清,也许是母亲炒菜时太匆忙没注意,但那又怎样呢?那一饭盒的豆角,是我两天六餐的菜,如果倒掉,本周至少得多花5元菜钱。母亲冬天跟别人一起通宵倒楼层板,双眼熬满了血丝,手掌也被水泥“咬”得满是口子,一晚也才挣10元钱,我又怎么忍心因一条小虫子就倒掉剩余的豆角呢?
    幸运的是,“虫子事件”并没有影响我和小婉的友谊,她依然时常带来家里的零食与我分享,依然常约我一起玩乐。不是所有的青春都斑斓亮丽,不是所有的世界都向阳温暖,小婉的善良让我们拥有了纯真的友谊,她的善良也成了两种青春世界的通途。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