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尚
夏日荔事
2018-06-14 00:00来源:厦门日报

    阿萝
    下班经过小区楼下的水果店,广告做得震天响“正宗海南荔枝‘妃子笑’,一斤八元,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这才惊觉时间如白驹过隙,仿佛前几日还在踏春赏花,不觉竟然已到初夏。偏偏尚来不及惆怅光阴似箭,就被瓜果的香味抚慰得妥妥帖帖,再有古时的奢侈品“妃子笑”犒劳味蕾,一日胜过一日的暑热竟也不再那么难耐。
    其实不光是“妃子笑”,只要是荔枝,都是我的心头好。在我看来,它们只有果核大小的区别,其他如洁白莹润的果肉、酸甜适宜的滋味,在我看来相差无几。再说有这样美的滋味,就算果核大些又如何?在夏日午后,挑几串新鲜荔枝,泡一杯降火气的菊花茶,翻上几页闲书,一时间,喧嚣世事全抛脑后,只余口齿间清甜的滋味,以及从心底漫出的闲适。
    “绿叶蓬蓬然,四时荣茂不凋”,作为常绿乔木的荔枝,果实远比枝叶惊艳撩人。比如说,身为“吃货”的我,在秋冬时节,常过荔枝树下而不识,每年都要指着它问上几次:“这是龙眼、荔枝,还是芒果?”待到果实满枝头,便仿佛见到了老朋友,殷勤地上前探看,再偷偷猜测几时果实能由青转红,好快快化为盘中果、腹中食。换脸委实过于迅速,自叹有失风范。转而又想,在美食面前,保持本真,也算是一种好品德吧。
    造物主还是很公平的,给了荔枝果实诱人的滋味,却扣下了它“青春常驻”的技能。比起苹果、梨等诸多水果,产于南方的荔枝保鲜期短得令人心疼,“若离本枝,一日而色变,二日而香变,三日而味变,四五日外 ,色香味尽去矣。”故而,在科技不发达的古代,荔枝的长途运输格外艰难。《后汉书》记载:“十里一置,五里一候,奔腾险阻,死者继路”,说的是作为贡品的荔枝,由产地向帝都的运送过程。而杜牧的“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则影射了杨贵妃嗜吃荔枝,劳民伤财的故事。的确,对于特权阶级来说,只要味道好,其他的问题都不是个事。当然,荔枝长途运输保鲜的难题,在科技进步的现代,已大为改善,极为贴心地饱了我等普罗大众的口福。
    荔枝好吃,果期却短。南国的夏季尚未过去,荔枝便该养精蓄锐,等待下一年的花繁果盛了,因此,吃荔枝要“眼疾手快”,套用名句“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赏花是,品果亦如是。当然了,若是不心疼银子,不那么挑剔味道,总是还有一些“特立独行”的荔枝,可供君从春品到冬。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杨炜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