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APP预订私人停车位
春节假期 机场火车站附近 私人停车位快被“抢”完了
2019-01-16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谁在预订?

  早晚班机乘客、自驾来厦乘机出境游旅客、商务人士等

  有些啥车?

  多为“闽C”泉州车辆,还有“闽E”“闽G”甚至外省车辆

  在厦门提供机场火车站车位出租服务的私人停车场。(小强停车供图)

  觉得机场火车站的停车位太贵?其实,通过一些停车类App,可以预约机场、高铁附近的私人停车位。临近春节,有市民发现在这些App上,不少机场、高铁站附近的车位都显示“已订满”。

  有市民提出质疑,机场、高铁站附近的停车需求确实那么高吗?是谁在预约车位?又是谁在提供车位?记者采访了提供这类服务的平台,并走访了这些停车场。

  文/图 本报记者 黄语晴

  现象

  机场火车站附近停车位“已订满”

  春节将至,一些停车类App在首页推出了“抢机场、高铁春节车位”的广告横幅,部分平台还提供了免费停车券;点入一看才发现,原来市民可以通过App,提前预订机场、高铁附近的停车位,而截至15日,厦门高崎机场、厦门北站附近的停车位大部分都显示“已订满”。

  其实,这些在App上显示的机场、高铁附近的停车位,都是来自于机场、高铁附近的一些私人停车场。

  “这里的停车位原本是提供给附近的上班族,一到春节假期,车位就空了不少,所以放上App出租,”厦门机场附近的紫金宾馆停车场负责人黄经理认为,这是提高闲置车位利用率的方式。

  而每逢假期,想在机场、高铁附近租停车位的人也确实不少。“春节、国庆等假期的车位预订量是平时的3倍,”机场附近某停车场经理李先生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们的停车场只有50个车位,但目前已收到20多张春节车位预订信息,“之后还会有更多。”

  到底是谁在预订这些车位?他们又为何预订这些车位?

  分析

  价格便宜很多,主要服务外地车辆

  距离机场1-3公里,停车一天只要30元,3天起租——这就是这些私人停车场的“行情价”。部分私人停车场还会提供类似于“摆渡车”的服务:将停车后的客户送到机场。对于有停车需求的人而言,比起机场停车位第一天封顶60元、第二天封顶80元、第三天封顶120元、第四天起每日120元的停车费,这些私人停车场确实经济实惠得多。

  那么究竟谁才有这样的停车需求?记者翻阅紫金宾馆停车场的订单,发现“闽C”泉州车辆占了大多数,此外还有“闽E”“闽G”,以及极少数来自广东、河南的车辆。“外地车居多,大部分是来厦门机场坐飞机出国旅游——他们当地没有机场或者航线不够,所以从外地自驾到厦门机场,把车停在这里几天,旅游回来时也从这里直接取车、自驾回家。整个费用比来回打车便宜,还更方便,”紫金宾馆停车场的负责人说。

  另一位停车场负责人李经理透露,每辆车平均停7天左右。

  问题

  目前厦门停车位少,服务尚未标准化

  记者走访停车场后发现,目前位于机场火车站附近提供车位出租服务的私人停车场车位数较少,而在机场附近的金湖加油站停车场也在十几天前停止了服务,“车位太少,不挣钱,没什么必要做,”该停车场负责人表示。

  淘车位、小强停车相关负责人也都向记者表示,目前在厦门,由于停车资源少,该服务尚未规模化,但用户需求正日渐增长,他们正在开发新资源。

  由于该服务尚未规模化,目前提供该服务的私人停车场也存在缺乏服务标准的问题——尽管停车费都是30元/天,有的是露天停车场、有的是室内停车场、有些提供24小时摆渡车服务,有些则不提供或有偿提供摆渡车服务。在停车安全上,据淘车位相关负责人透露,平台方会与停车场方签订合同,要求停车场布置实时监控、提供优惠价格,并缴纳一定保证金用于管理、约束服务质量。

  如果车辆在停车期间,遇到刮擦、东西遗失等意外状况而导致纠纷,又该如何追责?据小强停车表示,目前停车场工作人员在车辆停入时,会用手机对车身拍照、上传到平台存储,若客人返程时发现车辆有异样,可以调取照片、监控视频比对,快速明确责任;如果确认是停车场的责任,3000元以下的纠纷,平台将先行对用户赔付。淘车位也表示会督促停车场与车主协商解决,在明确责任的基础上,必要时扣取保证金赔偿用户。

  “目前在厦门,这一停车需求有限,假期过后需求就会大幅降低;且该模式的人工服务成本高,盈利空间有限,目前还只能作为平台业务中一个便民、补充服务,”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三类人最爱

  预订停车位

  分别是出国旅游者、回家探亲者及商务人士

  据平台方“小强停车”透露,预订机场、高铁附近停车位的,主要是三类人:出国旅游者、回家探亲者及商务人士。“如果住得离机场或高铁站较远,打车成本很高,或者停车周期较长的,他们就会考虑使用这一服务;此外还有早班机、晚班机乘客——他们乘坐公共交通不方便、打车不安全,也会使用这项服务。”小强停车相关负责人回应。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