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过年吗?
2020-01-21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小 俞
    又到一年春运时,千家万户忙团聚。每当此时我都会想起一句话、一个人。
    我来厦门的最初十几年,在一家跨国企业工作。王阿姨,厦门本地人,公司保洁员。她在这个不起眼的岗位上工作了8年多。除了打扫卫生,还每日帮我们上司Steven冲泡咖啡。上司喜欢什么样的口味?放几粒方糖?哪种水温合适?她都了如指掌。这事本应归秘书,可Steven就喜欢让阿姨代劳。公司来客人,有会议,只要告诉她人数,谁要喝什么,她都会准备周到。有段时间我吃不惯食堂的饭菜,和几个女同事一起自带午餐,每天中午阿姨帮忙把饭盒拿到食堂的微波炉里一一热好,还不时提醒我们要注意健康饮食。大家都很敬重她,我们之间就像家人。
    有一次,接到美国总部通知,大客户要到厦门商谈订单,公司上下都不敢怠慢,文件资料必须准备齐全,环境卫生也要整洁。阿姨打扫好办公室,爬上转椅,踮起脚尖擦洗玻璃大门。不小心椅子打滑,她摔了出去。我是第一目击者,把她送往湖里医院,被确诊为肩部脱臼。自那以后,儿女就不让她上班了。
    “小俞,我在电视上看到今年的雪灾很严重,就想起你。你今年过年回家吗?”2008年的春运期间,一个未知的电话号码响起。
    “是王阿姨?”我听出她的声音,激动得明知故问。
    “是呀,我想你们呢!我在公司的那些年,你不是每年都回家过年吗?今年车票买到没?听说很难买,路不通,很多人都走不了。没回去过年的话,就来我家吃年夜饭。” 听着熟悉的闽南音普通话,刹那间,我的喉咙像堵了块石头,哽咽着,说不上话来。这是王阿姨离职5年后给我打电话。
    “你回家过年吗?”这句话听了多少年,又问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人问过?不记得了。但每次总让我刻骨铭心。
    家,在年少轻狂的时候是流动的,因为习惯于行走与漂泊。但每年到春节都想回“家”。父母开玩笑说,我把家当成了饭店和旅馆。累了,就回去歇歇。
    现在有了厦门的“小家”,照理也该安心满足了。可心头还想着父母营造的那个“大家”。有人说,家就是一种思念,到了年关,身在异乡的游子就会分外想家,回家过年的意愿就更加强烈。
    今年,你回家过年吗?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