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着雪地打滚
2020-01-21 00:00来源:厦门日报

    纪 军
    厦门又一次迎来暖冬,艳阳高照;而我的老家皖西大别山已是雪花飞舞。老家的好友发来视频,皑皑白雪,茫茫一片,我的鼻尖仿佛呼吸到老家凛冽的冷空气。
    打电话回家,问母亲,“天气冷了,在忙些什么呢?炭火盆支起来没有?”母亲说,“我和你爸坐在门口看雪呢!家里有‘小太阳’电暖炉,你别担心。地面上积了厚厚一层,对面的茶山都白了。”
    哦!我想象着家对面的山坡,青青的茶园此刻肯定已是白雪覆盖,像盖着暖暖的绒被。从零星的小雪到厚厚的积雪,好友在雪地里跳舞,脚印留下一串串,蹦出竖起耳朵的小兔子形状。妹妹也在微信里发来她家附近的雪景……
    白雪覆盖的茶园,新茶沉睡。两三个月后,春风吹拂下,春雨浇灌下,春阳照耀下,会有无数茶芽喷薄而出。有人说,下雪的声音是人间仙乐。我忽然记起一次在厦大白城看海,一个来鹭岛游玩的孩子在对电话另一端的亲人欢呼道:“这里到处都是海,除了海,还是海。”小男孩一定也听到了海的声音。老家此刻到处都是雪,除了雪,还是雪,真想念雪落时翩翩的身影、动人的声音。
    关于下雪精彩难忘的图文,莫过于小叔小婶去年年底发的微信。三十多年来居住在海南的小叔小婶难得在冬天回老家办事,刚好邂逅一场大雪。久违的雪,不期而遇的雪,让小叔小婶惊喜不已。小叔带着小婶到街边公园,冒雪、踏雪、玩雪,拍了一张又一张雪地嬉戏的照片。小婶的脸红红的,和她戴的红围巾一样喜庆。穿着薄毛衣的小叔帅帅的,站着雪松前,面对风雪一脸大无畏的神情。可惜,老家连续几天的降温天气,让小叔小婶同时着凉,然后双双感冒发烧,再然后他俩一块儿躺在医院里。一对贤伉俪,有雪一起玩,有病一起瞧。
    小叔说很感谢故乡天空的慷慨,很喜欢故乡如此的多情,给他们一场雪,再次体验冷到骨髓的家乡冬天:痛,并快乐着。
    小叔小婶早已痊愈,回到海南。我在想,畏寒避开冬天回老家的我,不知不觉也已很多年没有看见雪了。老家上周又是雨夹雪,算来已下第四场了,白雪覆盖下的茶园宛如一幅画卷。过几天回去过年,如若遇见故乡雪,我也会像小叔小婶一样扑进雪的世界打个滚吧!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