兜底保障 守住困难群众幸福底线
市民政局健全“爱心济困”长效机制,扎实推动“爱心厦门”建设,保障特殊群体温暖过冬
2021-01-29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回访帮扶群众。(市民政局  供图)

  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走访慰问困难群众。

  文/本报记者 翁华鸿

  通讯员  徐  克  徐春燕

  图/本报记者 林铭鸿(除署名外)

  献出一份爱,温暖一座城。2020年,面对脱贫攻坚收官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双重考验,厦门市民政局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聚焦脱贫攻坚,聚焦特殊群体,聚焦群众关切”重要批示精神,深入落实中央关于改革完善社会救助制度和市委市政府“爱心厦门”建设部署,发挥社会救助联席会议办公室作用,不断建立健全“爱心济困”长效机制。

  入冬以来,市民政局全力做好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织密编牢民生兜底保障安全网,确保我市所有困难群众都能安全温暖过冬、欢乐祥和过节。同时,提前着手、统筹谋划好民政“十四五”工作,更好发挥民政部门在社会建设中的兜底性、基础性作用,为“十四五”开好局、起好步打下良好的基础。

  政策用足用实

  上万名低保对象

  纳入保障范围

  自2004年起,思明区福海社区黄某、陈某夫妻一直靠摆地摊为生,收入不稳定。2020年大女儿开始上中专,一年的学费需15000多元,小女儿上幼儿园每学期也要花费3150元。再加上受疫情影响,生活负担进一步加重。

  2020年9月1日,福海社区工作人员小黄打电话告知黄某,新出台的社会救助政策可以缓解他家的生活压力。去年10月,经社区认定,黄某的两个女儿享受“因学单列”低保,每人每月领取低保金1600元。大女儿还领取了思明区“圆梦助学金”2400元,小女儿领取了慈善会“雨露育青苗”帮扶款2500元。

  “低保认定后,医疗、教育、住房救助都不需要跑腿了,每月的公房租金也减免更多了,还有水电费补贴、节日慰问等等,感谢政府让我们家的生活质量得到明显改善。”陈某激动地说,新政首次规定学生可以“单列低保”,对低收入家庭来说是雪中送炭。这不仅大大减轻了家庭负担,办理过程也没在学校公示和开具证明,既保护了孩子的自尊心,又让孩子感受到厦门的爱心。

  像黄某、陈某夫妇一样的每一位困难群众背后,都有政府出台的系列政策托着他们稳稳的幸福。2020年,市民政局会同相关部门提请市政府,先后出台了我市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办法、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及做好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工作等意见,打出系列政策“组合拳”,夯实兜底保障制度基础。

  >>>点击

  去年低保资金投入增加1948万余元

  聚焦困难群众, 织密织牢民生保障网,市民政局认真做好社会救助领域“六稳”“六保”工作。截至2020年12月,全市低保对象较2019年底净增加980人,比增9.3%,低保资金投入较2019年增加1948万余元,增幅达到了20%;困难残疾人生活补贴对象增加1789人,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对象增加7606人,“两项补贴”资金投入较2019年增加1076万余元、比增9.25%;特困人员按照个人意愿合理安排供养,全市生活不能自理特困人员集中供养率达到71.9%。

  社区工作人员关心困难群众,全力做好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工作。

  困难群众求助处理及时

  个案处置经验推广为普惠政策

  2020年,厦门一党支部入户走访慰问“爱心结对”对象翔安区内厝镇林某时发现,其本人精神残疾,属于重度残疾人,父母又年老体弱。虽然林某每月领取低保金、残疾人“两项补贴”1590元,一家三口生活仍然困难。该党支部立即派员到市民政局,共同探讨解决办法。经市、区民政局通过“一事一议”研究,去年7月初将林某认定为特困人员,安排入住莲花医院。后因其父母思念被接回家,但仍保留特困供养待遇,每月救助金较之前增加460元。

  2020年8月,新出台的《厦门市困难群众基本生活保障办法》中,民政部门结合林某的个案做法,放宽了重度残疾人、70周岁以上老年人的经济收入条件。而林某的个案做法,已被推广为辐射全市的普惠政策。

  50多岁的魏某是重残单列低保,享受节日慰问、残疾人“两项补贴”。魏某虽是厦门户籍,却与父母居住在建瓯市,他面临着在厦门市以外地区居住超过一年而无法通过低保年度审核的问题。

  今年50岁的叶某是重残单列低保,为肇事肇祸精神病人,仅能自己吃饭无其他自理能力,享受残疾人“两项补贴”。其父亲已经过世,母亲周某79岁年老体弱,履行监护义务难,两个兄弟过世,姐姐嫁往角美无法帮助照顾弟弟。虽叶某母亲有退休金2832元,但年老体弱,无法履行监护义务,且叶某有肇事肇祸风险。

  2020年8月,市民政局在修订低保政策时,考虑到以上两个案例及可能存在的相似情况,排除了“在申请时已在本市以外地区居住一年以上的、亲友资助建房的、个体工商户的、家庭成员有出国工作的、法定义务人或低收入家庭成员拥有普通机动车的”等不予认定的情形,并增加“作为法定义务人的重度残疾人、70周岁以上老年人,其本人年收入放宽到上年度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

  >>>点击

  将兜底保障工作列为中心工作

  林某、魏某、叶某只是我市通过社会救助解决困难群众后顾之忧的缩影。“兜”住最困难群体,“保”住最基本生活。一直以来,市民政局高度重视社会救助兜底保障工作,将兜底保障工作列为中心工作。2020年以来,市民政局到六个区开展政策宣讲8次,培训基层工作人员700余人次;问题线索研判12次,共研判疑难问题100余例,编发典型案例5期14例,供基层在实际操作中参考,并及时将个案处置经验做法推广为普惠政策。

  市民政局工作人员到湖里区开展社会救助问题线索研判。

  “1+N”多元化社会救助

  多方合力救治帮扶罕见病患者

  2018年10月,海沧村民胡某、周某夫妇的女儿确诊为罕见病戈谢病。这是一种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非常罕见的疾病,每月医疗费用9万多元,且终生不能停药。在确认其女儿和父亲的骨髓配型成功后,医院告知可做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费用约100万元,但在移植前需先用药半年。

  2019年3月,胡某向街道申请社会救助。但因治疗用药大部分超出医保范围,医保不能报销,胡某也无法享受医疗救助。当年4月,海沧区民政局给予临时救助5000元,并从当月起给予其女儿低保待遇;东孚街道3月给予临时救助3000元,4月底采取“一事一议”方式又给予临时救助50000元。同时,区民政部门积极为其协调社会慈善组织及媒体,社会捐赠金额累计超过80万元。

  艰难求医近两年之后,2020年7月,胡某一家又迎来了一道阳光。包括胡某女儿在内的3名重特大罕见病患儿,纳入了“爱心厦门”重特大罕见病救助。根据患者家庭实际困难及救治情况进行精准帮扶,我市积极探索推动重特大罕见病“1+N”多元化社会救助模式,这也是厦门首次集合这么多的力量对罕见病患者进行救治和帮扶。

  >>>点击

  凝聚社会组织力量参与救助帮扶

  鼓励、支持、引导社会组织积极参与社会救助,是民政部门着力推动的工作。通过建立“爱心结对”“爱心医保”“爱心捐献”等机制,我市民政部门积极引导慈善组织、专业社工、志愿者等多元主体参与救助兜底保障基本工作。

  我市还设立“爱心厦门”建设专项基金,全市广大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干部职工踊跃捐款,去年共捐款1972万元;激励动员社会力量投身“爱心厦门”建设,全市有6159家社会组织参与其中;发动30家社会组织结对帮扶临夏回族自治州,捐赠款物合计700余万元;发动14家慈善组织开展疫情防控公开募捐,接收社会捐赠资金9595.75万元、物资价值6554.43万元。全市320家社会组织参与疫情防控行动,组织捐款7140.44万元、捐赠物资价值1.4亿余元。

  【亮点】

  率先全省

  下放受理权限

  我市完善社会救助“主动发现、一门受理”机制,在全省率先将救助对象认定权限下放到街(镇),受理权限下放到社区。按照新政策加大全面排查力度,推进困难群众事项“就近办、主动办”。

  全市临时救助

  近万人次

  救助覆盖面更广、程序更简化。疫情期间,市民政局延保享受待遇到期的低保对象,还对受疫情影响导致基本生活困难申请社会救助的人员实行容缺审批,同时进一步扩大临时救助范围。

  截至2020年12月,全市临时救助9012人次,支出临时救助资金1661.88万元;救助生活无着人员1958人次。

  受理核对申请

  3万多人次

  如何扩大社会救助对象范围,让对象认定更精准,使困难群众真正得到帮助?去年以来,市民政局持续开展“漏保”问题专项整治,对陷入生活困境的困难群众早发现、早核实、早救助,打通社会救助“最后一米”。

  据统计,截至2020年12月,累计受理低保等核对申请14124户次、33086人次,核检出不符合申请条件的1648户次、4426人次,核检出率13.3%。目前,全市共有低保对象7246户、11558人,特困人员1680人,低收入家庭794户、1756人,支出型贫困家庭成员28人。

  【链接】

  大爱寻亲

  能寻尽寻

  我市民政部门去年帮200多人与家人团圆

  80多岁老余来自上海,听力不佳,眼部残疾。在厦门半个多月时间,大多住在宾馆或麦当劳、肯德基等餐厅内。虽口耳不灵便,走路也很慢,但遇到问题时,他会请市民帮忙联系派出所求助。这一天晚上,他从集美后溪被送至厦门市救助站。

  由于严重耳背,加之口语沟通不顺畅,几天下来,救助站工作人员、社工、心理咨询师等轮番上阵,用纸笔和老余进行交流。桌子上,堆放着二三十张老余和工作人员的“聊天记录”。交流中,救助站工作人员得知他想去厦门的市中心看一看。考虑到老人的年纪、安全等特殊情况,救助站工作人员、社工利用老余等待回乡的间隙,带着他去了趟中山路和轮渡,还让他在鹭江道和鼓浪屿拍了照。第二天,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老余回乡与家人会合。

  2020年1月初,受助人员张某英被110送来时,头发凌乱、衣服破旧,身体也很虚弱。面对这个只会说“不懂”的智障人员,工作人员一边悉心照料,一边积极帮她寻找家人。有一天,工作人员跟她“闲聊”时,她突然冒出几句话,大家都很惊喜,马上一边继续跟她聊,一边用手机将她的话录下来,但大家都听不懂。

  于是,救助站工作人员就将这几句录音放到全国救助站工作群上,希望能得到全国同行的帮助。不久,好消息传来:湖北荆州救助站的工作人员说,听她口音,好像是湖北洪湖的。市救助站工作人员当即与洪湖救助站取得联系,并请当地工作人员与张某英用方言沟通。终于,她的身份得以确认。不过她丈夫已去世,户口本上已无她的信息。虽然无家可归,但洪湖救助站表示,愿意接收张某英。 

  救助站工作人员护送流浪人员返乡,在途中照顾其吃药。(市民政局  供图)

  走在街头,我们也许都看到过和老余、张某英类似的流浪汉、乞讨者,这些流浪人员从哪里来、怎么生活?我们看到后又可以做点什么?市民政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为让更多的受助人员早日回归家庭,我市统筹利用“救助寻亲十重法”,即问询引导、系统查询、相貌衣着判断、口音辨别、人脸识别、寻亲推送、实地追寻、DNA数据库比对、公安协查、公益合作等,大力开展救助寻亲服务行动。通过建立“站警”协作、“站际”合作、救助帮扶衔接等机制,2020年以来我市民政部门共寻亲成功231人,其中滞留特困人员寻亲成功47人。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