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保险行业首次消费调查评议接近尾声,课题组专家指出
113份人身保险格式合同 42条条款存在共性问题
2017-12-07 00:00来源:厦门晚报

  厦门保险行业消费调查评议活动今年7月启动,目前已接近尾声。通过市保险行业协会收集的113份人身保险格式合同,厦门大学法学院课题组成员游钰、吴斯华等对这些合同进行分析研究,发现42条条款存在共性问题,主要涉及4个方面:责任免除条款设置不合理,合同当事人权利义务不对等;保险人未妥善履行格式合同提供者的提示义务;保险合同条款约定不明,部分专有名词缺乏释义;保险合同使用的概念、用语存在瑕疵。

  本报记者

  典型条款

  中宏人寿:《中宏长保安康尊享版重大疾病保险条款》第十八条:“投保人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本公司对于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并不退还保险费。”

  民生人寿:《民生优医保费用补偿医疗保险条款》:“如果您或被保险人故意隐瞒事实,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足以影响我们决定是否同意承保或者提高保险费率的,我们有权解除本合同,对于本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我们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并不返还已交保险费。”

  阳光人寿:《阳光人寿金娃娃E款少儿两全保险(万能型)条款 》第8.1条:“如果您故意不履行如实告知义务,对于本合同解除前发生的保险事故,我们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并不退还保险费。”

  问题

  免责条款没有加粗

  消费者投保易忽视

  “哎,这个免责条款,以前投保时没有看到,也没重视。”“一看保险条款,就有点烦,根本不知道重点在哪里。”不少保险消费者抱怨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看不懂、抓不住重点,原因之一就是没有对免责条款进行加粗或是下划线的处理,让大家忽略了本来要认真阅读的条款。

  保险行业消费调查评议课题组发现,除了上述保险合同格式条款外,信泰人寿、富德生命人寿、君龙人寿、平安人寿、平安养老保险等公司的部分格式合同,也涉及对在特定情形下免除保险人责任的相关条款,保险人未采取加粗、下划线、斜体等合理方式提醒投保人注意的问题。

  点评

  应完善相关条款的说明和提示

  市消保委律师团成员、厦门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游钰认为,保险合同条款基本上是保险公司单方提供的格式条款。为了避免格式条款提供方利用提供格式条款的机会做出对投保人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包括做出不合理的限制或免除责任的规定,《保险法》《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法律均作出有关规定,要求格式条款提供方应当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限制其责任的条款。

  游钰说,许多保险合同通过黑体、下划线等形式对有关免除或限制保险人责任的条款或涉及消费者重大利益的条款进行了特别标注,以提醒投保人注意。但是,在上述保险合同条款中,保险人并未按照法律规定对相关条款进行说明和提示,这使得投保人等相关主体无法充分关注相关条款及其风险,侵害了投保人的合法权益,应当加以完善。

  典型条款

  陆家嘴国泰人寿:《陆家嘴国泰美满人生重大疾病保险条款》第4.1条第(八)项:“被保险人感染艾滋病病毒(HIV)或患艾滋病(AIDS)的,我们不承担给付生命末期保险金、重大疾病保险金、轻症疾病保险金、轻症疾病豁免保险费、特定重大疾病保险金、长期护理保险金的责任。”

  太平人寿:《太平乐享无忧终身重大疾病保险条款》第八条第一款第5项:“被保险人因感染艾滋病病毒或患艾滋病导致被保险人患上本合同所定义的重大疾病的,我们不承担给付重大疾病保险金的责任。”

  人民人寿:《人保寿险无忧人生重大疾病保险》第2.5条第(二)款第(5)项:“被保险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导致被保险人发生重大疾病或轻症疾病、达到重大疾病或轻症疾病状态以及进行手术,我们不承担给付重大疾病保险金、轻症疾病保险金及轻症疾病豁免保险费的责任,但符合本合同‘经输血导致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感染’定义的不在此限。”

  中英人寿:《中英人寿康福年年两全保险》第2.2.14条:“被保险人进行潜水、跳伞、攀岩、蹦极、探险、武术、摔跤、特技、赛马、赛车、卡丁车等高风险活动直接或间接导致被保险人身故或全残的,本公司不承担保险责任。”

  问题

  责任免除条款设置不合理

  投保当事人权利义务不对等

  仔细阅读“B典型条款”,可以获知:如果一个健康人在购买人身险后,不幸感染了艾滋病病毒或患艾滋病,保险公司就会以“免责条款”为由,退还其已缴纳的保费,但不会作出理赔。一家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普通疾病都有发病的概率,保险可以计算出风险。但是艾滋病由于其传染的不确定性,风险是不可预算的。这是艾滋病出现在免责条款里的根本原因。

  保险行业消费调查评议课题组指出,除了上述公司外,人寿保险、太平洋人寿、中国人寿、泰康人寿、新华保险等公司的部分保险条款也存在类似问题。保险公司将被保险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或患艾滋病的情形排除出重大疾病保险责任范围,同时将容易造成意外伤害的高发运动排除出意外伤害保险的责任范围,这些做法都在一定程度上对被保险人的利益造成了损害。

  点评

  一概排除艾滋病和高风险活动并不妥当

  游钰认为,从现有的人身保险合同实际情况看,几乎都设置了一定数量的免责条款或限制责任条款,大部分条款具有合理依据,符合法律规定,但也有一些免责条款设置不合理,也有一些合同条款使得合同双方当事人的权利义务失衡。根据我国《保险法》有关规定,被保险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或患艾滋病并不属于保险人的法定免责事由。在现代社会,艾滋病也属于被保险人可能罹患的重大疾病之一,这与其他重大疾病并无本质区别,保险公司将被保险人感染艾滋病病毒或患艾滋病的情形纳入免责范围并无充分的合理依据,相关免责条款的设置并不合理。

  中英人寿等公司在相关保险条款中将被保险人进行潜水、跳伞、攀岩等高风险性活动时所发生的保险事故均排除于保险责任范围之外,游钰认为,虽然相关条款的免责内容有一定合理性,但一概排除所有保险责任并不妥当。高风险活动在被保险人身故或残疾中所发挥的作用并不相同,有些是直接相关的,而有些只是间接相关(如与高风险活动无直接关联的旧疾复发),保险公司在合同条款中不区分事由完全免除其保险责任,免责范围过于宽泛。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