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信箱
我可能有拖延症吧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晚报

  本期主持:

  付衍清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厦门怀众心理顾问。

  读者来信

  我半年多前就在写这封信了,开了头就写不下去。我生活中很多事就像这封信一样,我的车已经过了年检日期,每天上路我都很焦虑,但我就是拖着不想去。家里洗手间的水龙头有点漏水,我总是想没关系,每次漏的又不多,再说我还没想好换什么样的水龙头,就这样拖了好几个月。还有我总是想好好看书,可是每本都只看了几页就放下了。更糟糕的是我现在在写的报告,从写完题目到现在我拖了一个多月,一想到要写我就紧张,截止日期一天天逼近,我不知道能不能像之前那样熬夜把它赶完。

  想到这个我就觉得要发疯,我可能有拖延症吧,每天屁股后面有无数的事情在追赶我,可我只想坐下来刷手机看剧,其他的什么也不想去干。

  小许

  (网络图片)

  小许:

  看到你的来信,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写出畅销书《拖延心理学》的两位作者,他们写完书很开心,想去庆祝一下,发现车已经被拖走了,因为没及时缴纳停车费。而他们写完那本书比原定交稿时间整整拖后了两年。我曾经把那本书介绍给很多人,过了很久之后,一部分人说,一直拖着没有看。你看,你不是一个人在拖延。

  你的内心在做着它认为对你最好的事

  你说每天屁股后面有无数的事情在追赶你,当需要年检的车、漏水的水龙头、想看的书、要写的报告像昏天黑地的苍蝇蚊子在你身后向你嗡嗡飞来时,我想很少有人有勇气回过头来面对这些威胁,除非到了万不得已,拖到不能再拖,你才不得不承受住这些昆虫的袭击,用最快的速度把事情做完,然后继续奔跑。

  你很少有轻松的时候,即使偶尔有喘息的空隙,追赶你的昆虫也从来不可能停下它们对你的侵袭,这种时候刷刷手机看看剧麻醉自己,至少还可以让自己忘掉那些烦躁和紧张。这是你的内心在做着它认为对你最好的事,拖延在当下被它判断为最佳的保护方式,尽管系统地看,它常常是片面的,然而它就像好心却做了坏事的朋友一样,拖延是这个朋友带给你的礼物。

  理智不想选择拖延,情绪选择了拖延

  你写了很多你认为不该拖延却在拖延的事,但我相信即使是最拖延的人,也一定有一些事是不拖延的,也许是一些你认为不重要的事,也许是一些你认为更有趣的事。我想问的问题是,你拖延的事和不拖延的事有什么不一样?如果拖延的事是在屁股后面追着你,那么不拖延的事和你之间是什么关系?它们可能带给你一些不同于威胁的感受,那个感受是什么?

  你之所以拖延一部分事,是因为做那些事的感受太差,你的理智不想选择拖延,是你的情绪选择了拖延,而它们两个之间存在着分歧,正是这种还没有被调和的矛盾造成了更多的痛苦。当你对情绪敏感的时候,你自然不想做那些感觉不好的事,当你用理智思考的时候,你又不得不做那些感觉不好的事,这才造成了拖延。

  在拖延的背后是你无法面对糟糕的情绪做到延迟满足,而首先选择依冲动和本能行事,这多半来自于童年时期被满足得过多、过少或节奏错乱,如想要的时候没有,不想要的时候却有了等等,这些都会让人失去对自我的掌控感,并且将这种失控以拖延的形式延续到成年。

  你有能力让讨厌的事变得不那么讨厌

  你需要先将那个拖延的自己当成一个不合作的小孩,循序渐进地训练他合作,在你的神经系统中有一些从小到大形成的慢慢固定的回路,它们将事情分门别类地与不同的情绪连接起来,车辆年检现在的回路连接的情绪可能是烦躁、厌烦,但是它是可以改变的。

  这个过程是在将神经回路尽可能重塑。究竟如何能够做到完成年检但情绪平静快乐?例如交给别人代检,请有空的好朋友陪同去年检,前往年检的路上可以吃自己平时不敢吃的高热量食物,答应自己年检完可以给自己一个礼物等等。你能够调动自己的能力去挖掘怎么让自己快乐,以及怎么把这种快乐的情绪移植到过去讨厌的事上,让那些讨厌的事变得不那么讨厌。当神经回路被多次重塑后,你会发现快乐思考成为一种习惯,这种习惯一旦被建立,就不需要再用过多的转移和回避去拖延。

  对拖延的人而言,拿回对自己的主控权并非一朝一夕之事,然而只要坚持下去就能看到成效。多给自己一些鼓励吧,祝福你,以及你的车辆、水龙头、书本和报告。

  付衍清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