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
伟大和无奈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晚报

    文/燕微风
    《风筝》终于开播时,柳云龙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句话:“没有月岁可回头。”就这么一句,还有错别字,“岁月”写成了“月岁”,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也许是百感交集的笔误吧。一部剧拖了5年才播出,在这个变化如此之快的年代,算得上是一种煎熬。
    还好,作为谍战剧,没有植入广告延播的风险,要面对的,只是观众审美意趣的变化。巧的是,临近年底,压箱底的谍战剧大爆发,跟《风筝》同期播出的有一部走偶像路线的《红蔷薇》,后面还有陈坤领衔的《脱身者》——后者还没拿出来验货,不好判断,但和偶像谍战剧对比,《风筝》从质感上,妥妥的高过好几个头。
    再怎么说,柳云龙也是如假包换的“谍战教父”,在《潜伏》、《黎明之前》、《伪装者》还没大火之前,他的谍战剧高产而稳定,就说一部《暗算》,便已经可以封神。但是话说回来,谍战的特点就是烧脑,要持续不断产出,对能力是一种考验。
    有人说,《风筝》就是把“余则成”和“女版李涯”的对决单拎出来说故事。可贵的地方在于,这次的潜伏者,从第一集开始,纠结就如影随形,他不得不亲手下令枪毙自己的同志,相比之下,很多谍战剧的主角从头到尾都在“做好事”,显得很不真实。
    而两个潜伏者的对决,则是之前谍战剧较少出现的“无间道”情节。《风筝》自开播以来,最受诟病的是罗海琼拿腔拿调的台词,但我恰好觉得,这是《风筝》的高明之处,一个在我方混到了高层的潜伏分子,扬着很“革命”的腔调,是很符合人设的。
    每一个潜伏者的代号,其实都颇有深意,“风筝”也是这样。不论你飘得多高,有一根线,永远攥在你不知道的人的手里,假如没有够坚定的信仰作支撑,哪一天就不知道挂在哪个山头了,再也回不了家。潜伏者的伟大和无奈,或许也正在于此。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