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回顾(5):
遇见“寻找老厦门”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晚报

  我在厦门读书工作,我的家乡泉州与厦门同属一个文化生态体系,通过“寻找老厦门”这个专栏,我逐渐认识这座城市独特的灵魂。对这座城市的往世今生了解越深,觉得越温暖,归属感越强。

  (陈少)

  由萧春雷和黄绍坚两位老师一论一叙合作的专栏,带我领略了厦门百年来的世事沧桑。他们的文章,在叙述往日风云变化的同时,也让“老厦门”的生活气息弥漫眼前。

  (兰斌)

  民国时期的九大市场,只剩“第七市场”还在营业,其它都慢慢沉寂。同样,“厦门大大景”、“厦门小八景”、“厦门老牌坊”、“厦门民间信仰”、“厦门古塔”等等,遗留下来的,都只是片鳞只甲。正如黄老师博客所说:“每座城市,都珍藏着自己的小秘密,只有当地百姓才了然于心的小秘密。”熟悉这些秘密,你会发现:原来,厦门不止鼓浪屿。

  (南小音)

  好喜欢民国时候的厦门,角头好汉、日本浪人、侦探队火拼,码头三大姓争斗,像上海滩一样惊险刺激。怎么没人编电视剧?谢谢“寻找老厦门”找出了这么多精彩的故事。

  (紫陌红尘)

  黄国富

  我对这片生活于斯,混迹于斯的地方的往事前生,萌生了近乎偏执的欲望,于是乎凭借地利人和,走遍了村村社社,搜得一些乡村野老嘴里的轶事传说,陆陆续续写出了不少文字。同时,对于纸头上的文史信息,也有了一种莫名的渴望,用句厦门的俚语来说是“雨蝇(苍蝇)闻到臭腥”。

  4年多前,在厦门晚报上遇见了《最厦门》的“寻找老厦门”专栏,眼睛顿时为之一亮。最先吸引我的是“厦门老牌坊”,洋洋洒洒数千文字数十张图片,如数家珍把厦门至今存世的23座贞节坊、墓道坊、记功铭德坊和标志坊一一道出。从那时起,我就开始关注晚报在周日不时推出的“寻找老厦门”栏目。这些版面,以其平实的语句、丰富的材料、醒目的图片,演绎“原创·权威·深度”的最厦门历史,吸引热心厦门文史读者的眼球。我着魔似地盼望新一期“最厦门”的到来,每期必读,必收,日积月累,细细数来竟也有60多个专题之巨。

  我觉得,晚报的“寻找老厦门”专栏,点点滴滴,宛如清泉滋润丰满着这座城市的昨天,还原其水灵灵鲜活的原貌。除了老牌坊,还有厦门老市场、厦门古塔、厦门大小八景、同安莲花叶氏建筑群等等。在这里,还遇见了最厦门的事件,1900年的东本寺火烧、1908年的美舰访华、1922年“厦门号帆船”横渡大洋,还有厦门的台风记忆、鼠疫记忆。在这里,还遇见了最厦门的人物,有中国摄影第一人林鍼、驻厦海军司令林国赓、台湾雾峰林家的林祖密、开台首臣林永华,还有台湾革命元老翁俊明、民国著匪陈国辉、叶定国和叶金泰,还有林尔嘉和他的诗人朋友们,李长庚和蔡牵的生死追杀,收复台湾的吴英将军。在这里,还遇见最厦门的印记,有老厦门的人间烟火、码头风云、古道驿站、海域变迁,还有厦门女学、玉屏书院、兴泉永道署、屿仔尾炮台、土楼与古堡。

  在“寻找老厦门”专栏,我看到了作者摒弃以讹传讹,还历史本真的的决心,抽丝剥茧、正本清源,一个个最真实的人物或者事件跃然于纸上。单是一篇“明代高浦城”,就澄清了“高浦守御所”与“高浦守御千户所”,“高浦所城”与“高浦巡检司城”的区别。

  在“寻找老厦门”专栏,我看到作者广泛地涉猎来自海外的第一手资料,充实和丰富这座城市的内涵。来自苏格兰的仁姑娘在厦门女学的故事和来自美国密歇根州的明仁意护士在救世医院的故事,还有鼓浪屿的第一个专业摄影师爱德华兹,来自英国的杜嘉德牧师……他们的传奇往事,让鼓浪屿这颗明珠增辉添彩。

  在“寻找老厦门”专栏,我还看到了作者从最为不起眼的乡土角落,挖掘资料,单是“厦门奇神录”系列,就让我们认识了大使公和田都元帅、海沧的豆腐公婆、马巷的“相拨公”、文灶的“面线王”、灌口的“王姬娘娘”,还有龙王雷公电母和众多称为“好兄弟”的小神灵。不论写到哪里,作者总是把地点精确到门牌几号,记下被访人的姓名、年龄。最佩服黄绍坚君身体不便,却一步一步丈量厦门的角角落落;萧春雷君本是闽北大山的儿郎,却让乡愁移情别恋到南闽,且做出许多优美的文字来。

  当下的厦门,紫日留旧影,萧黄著文章,乡愁归依,善莫大焉。

  (黄国富:厦门兴联集团副总经理、湖里区政协特邀研究员)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