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来的文章
——“寻找老厦门”专栏的特色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晚报

    何丙仲
    厦门在历史上至少有两次站在风口浪尖:一次是在明末,也即十六七世纪的大航海时代;再一次就是近代鸦片战争之后,厦门作为被迫对外开放的口岸之一。厦门的历史文化虽然够不上悠久漫长,而在历史关键时期所发挥的作用却不可估量。今天,厦门作为东南沿海引人注目的中心城市,其区域文化研究,无疑是很重要的。
    从2013年开始至今,黄绍坚等陆续在厦门晚报《最厦门》周刊“寻找老厦门”专栏里发表了近60篇文史作品,图文并茂,成为该媒体的一个亮点。我认真地阅读过每期的文章,觉得他的治学多少受到近代王国维先生“两重证据法”,和胡适之先生那种“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的学风的影响。我很欣赏绍坚那种一向坚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精神。他的身体并不是很好,但还每每利用假节日走遍闽南大地,他的这些作品基本上都是脚底下走出来的。比如厦门的古塔问题,人们历来没有认真研究过,绍坚通过实地调查,不但得出厦门现存的古塔有16座的准确答案,而且发现其中两座是比原定名为婆罗门佛塔还珍贵的“石制宝箧印塔”,令读者耳目一新。近年福建土楼研究方兴未艾,绍坚没有因袭他人之见,而是走遍闽西南,献出“溯源闽南土楼”和“厦门的土楼古堡”两个专题,提出土楼与土堡的区别、福建土楼起源于闽南等观点。我认为这些看法都非常有见地。文献和文物结合起来研究的“两重证据法”,可以说是绍坚为文的一个特色。
    闽南很多文化遗存缺乏文字记载,隐藏在偏僻的乡间,非得有心人如绍坚者是很难把它们找出来的。“厦门奇神录”等专题,涉及到当地许多神明,从广为人知的独特的动物崇拜——闽南文化圈的风狮爷,到至为罕见的小神“相拨公”,包括怪异的张巡小妾王姬娘娘,以及榕树公、豆腐公婆等等许多人闻所未闻的各路神圣,都被他从尘封的旮旯找出来探究一番。可想而知他要走多少路,请教多少村翁野老啊。在“厦门老牌坊”的专题中,他也是一一寻访,把言人人殊的各类牌坊的存世数量给出一个准确的说法,这23座牌坊文物照片俱在,毫不含糊。
    历史学本身就是史料学。在“威略将军吴英”、“福将林君升”、“海盗与将军(上、下篇)”、“鼓浪屿宫保第的故事”和“翁俊明传奇”等厦门历史人物的专题里,可以看出新发现的史料的运用,使内容更为深入而且可靠。值得一谈的是其“揭密林国赓(上、下)”这组作品,他运用大量档案史料,揭示林国赓这位主政厦门长达14年之久的民国海军司令的一生,肯定了他对厦门近代城市建设的贡献,同时也揭发了他“独断专行,不得人心”的另一面。
    绍坚发挥语言特长,这几年他挖掘了不少相关的外文资料。这方面的努力,在其所写的《爱德华兹与鼓浪屿》和记述“耶尔森医生在厦门医治鼠疫”等事迹的《版画中的厦门》,以及介绍阿罗姆和《伦敦画报》等文章,都可以窥豹一斑。这些史料丰富、内容充实新颖的短文,其实日后可以继续深入研究,成为很具质量的学术论文。
    当然,绍坚的这些文章还是有着可以商榷的地方,如《救世医院往事》里介绍那位“音乐的传播者斯特拉·温斯霍滕”,实际上此人乃鼓浪屿人都很熟悉的闵加力夫人(Stella E.Veenschoten),既然她有华文名字,就不必再行翻译。但,这些都是瑕不掩瑜的小事。
    (何丙仲:厦门博物馆原副馆长、文博研究员)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