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回顾(1):
因为他们的寻找 时光不再空洞
——读“寻找老厦门”61期专题有感
2018-01-14 00:00来源:厦门晚报

  厦门晚报《最厦门》周刊“寻找老厦门”专栏自2013年10月13日创立以来,已走过4个年头,制作了61期专题,在读者中间产生很大影响,主创人员被中国晚报工作者协会授予“2016年度中国晚报优秀专栏奖一等奖”。

  立足厦门,关怀闽南。2017年10月15日,《最厦门》新添“南闽地理”,今后将与“寻找老厦门”交替刊出,敬请读者关注。

  岁末年初,我们特意制作一个“寻找老厦门”专栏的回顾专题,请编辑、作者介绍采编经过,并邀请关心本专栏的读者和专家发表观感和建议,总结经验,继续前进。 ——编者

  詹朝霞

  市场、码头、牌坊,土楼与古堡,鼓浪屿旧影,《厦门晚报》不吝版面,动辄三四版,一一探访过去。于是“寻找老厦门”蔚然成色,不是发黄的照片,而是一座城市鲜活的记忆。

  自2013年10月13日创立,到2017年底,“寻找老厦门”已经4年多了。三周一期的密度,三四版一期的力度,61个专题系列的深度,凭借《厦门晚报》霸气的发行,“寻找老厦门”不“最厦门”都不行。而有读者居然不辞辛苦剪报收藏,其传播力与渗透力可想而知。

  原谅我是个不经常读报的人,但“寻找老厦门”几乎每期必读。而每一期总有让我眼睛为之一亮的东西——同安莲花镇的“叶氏建筑群”原来与鼓浪屿某幢红砖楼有着隐约的瓜葛;厦门码头吴、陈、纪“三大姓”的地盘之争与械斗血拼;厦门九大市场的热闹与冷清,灯火与市井……无不让我这个伪文史爱好者为之着迷。

  更让我大开眼界的,是厦门老牌坊与民间信仰的专题系列。“寻找老厦门”不惜用两期6大版面来盘点厦门老牌坊,用三期10大版面来考据厦门民间信仰。第一次,我如此清晰地知道,原来在厦门道路交错高楼林立之间,曾经存在过阵容强大的墓道坊,为数众多的贞节坊,以及功德坊与标志坊;而诸如猴神狗爷鸡公与雷公电母龙王,“豆腐公婆”“面线王”与“王姬娘娘”这样的小神小仙,居然遍及厦门各个角落,民间社会的生动活泼,多么可爱有趣。

  当然,“鼓浪屿”三个字,在任何时候都触动我的神经。仁力西姑娘名字的考证与杜嘉德牧师的家书万里,皆自外文原始文献中打捞。康奈尔大学图书馆馆藏“1880年代鼓浪屿老照片”的部分解读,清末民国的厦门女子教育的深度诠释,鼓浪屿救世医院与明仁意姑娘,鼓浪屿古地图与旧版画,如此等等,角度之确,用笔之深,考据之细,让我折服,又让我汗颜,更让我欣喜与感谢。

  每作必有新意是为原创;考据严谨是为权威;挖掘至深是为深度。此为编辑萧春雷君制作专题所奉行的原则。多数时候,萧春雷会撰写一篇封面文章,以论为主,从宏观的角度提升整个专题。而主笔黄绍坚先生以多年的地方文史积累,以厦门大学历史学博士的专业功底,以深入细致的田野调查,使他的每篇文章读来都似信手拈来游刃有余。他们两人史论结合,文史互鉴,可谓旗鼓相当,相得益彰。

  他们又都非常注重现场感,企图以今天的角度看历史。这多亏了黄绍坚博士永不满足的好奇心,与正港厦门人的正港厦门话。你瞧他整天背个行囊(电脑相机都在里面),拎个水壶,兴致勃勃,走街串巷,地头田间,阿伯阿妈的叫得欢,一篇篇文章便源源而来。

  萧春雷多产,更多才,以作家与诗人名之都不足够。他的封面文章多有神来之笔。比如他写老“八市”老建筑,一句“室内积满了空洞的光阴”,老“八市”之废弃荒凉顿时形于笔下。所幸,因为他与绍坚的孜孜以寻,老厦门的面目渐次呈现,时光不再空洞。

  这或许正是“寻找老厦门”之初衷本意。一座没有记忆的城是面目模糊的,一座没有经历的城是无法确认的。他们不辞辛苦的孜孜以寻,正是为了追寻这座城的记忆和经历,为了探寻这座城的精神与灵魂。

  (詹朝霞:厦门市社科院鼓浪屿国际研究中心《鼓浪屿研究》执行主编、鼓浪屿文史作家)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