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优生,也要优死
2018-05-16 00:00来源:厦门晚报

  安宁疗护规模越大,社会总体医疗负担就越小。

  经常有家属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临终患者,但事实上,目前有限的医疗水平很难真正延长临终患者的生命,也未能把减轻患者的痛苦放在优先的位置。而且,在临终前的几个月,用于医疗的费用常常超过之前的全部医疗费用,甚至花光一生的积蓄。

  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对于13亿人口的全国医疗保障体系而言,政府的财力是有限的,社会的财力是有限的,家庭的财力也是有限的。

  漫画/小牛

  李泉佃

  安宁疗护方式的开创者是英国人桑德丝。1947年,她在照顾一名年轻的癌症病人大卫·塔斯马时,与他建立起深厚的友谊。由于当时医生对癌症病人的疼痛束手无策,桑德丝便突发奇想:能否为重症病人的疼痛做点什么,给他们更好的照顾?于是,她决定为重症病人建立一个像家而比较不像医院的地方。1948年,大卫去世时,将他的遗产五百英磅留给桑德丝。自此,桑德丝开始为她的理想到处演讲、募款。

  安宁疗护也叫临终关怀,其理念是通过由医生、护士、志愿者、社工、理疗师及心理师等人员组成的团队服务,为患者及其家庭提供帮助。在减少患者身体疼痛的同时,更关注患者的内心感受,给予患者灵性照护。说白了,就是让患者有尊严地走完人生最后一段旅程。

  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美德法等发达国家已建立起各种形式的临终关怀机构。1987年,中国也有了第一家临终关怀医院。

  2014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年死亡人数将近1000万人,每年大约有500万人经历生命的临终状态。但社会对于临终关怀的认可度很低,以至于业界非常谨慎地选择了“安宁疗护”来回避临终的字眼。

  安宁疗护关乎患者的生命质量,关乎医学的价值取向和社会的文明进步,是一个重要的民生问题。对此,2016年4月21日,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就专门以“推进安宁疗护工作”为题开展讨论。委员们建议,要从已经开展和有条件开展的城市做起,在实践中逐步推进安宁疗护工作。

  安宁疗护始于英国,直到现在也是英国做得最好。而在中国,台湾地区则做得比较出色。

  安宁疗护的全貌是怎样的呢?一是将生命临终阶段视作人生自然过程,而不去延长挣扎的过程。很多人把安宁疗护等同于放弃应有的治疗,其实这是错的。二是提供疼痛和其他痛苦症状的缓解措施。传统医学救治以延长患者生命为目的,却让患者在巨大的痛苦中离世。安宁疗护则旨在帮助末期病人和家属正确面对死亡,让病人舒适、从容、有尊严地走完人生的最后路程。末期患者深受病痛折磨,有时候他们更需要吗啡,而不是插管。三是将患者心理层面的问题纳入整体的治疗照护措施中。四是提供支持,帮助患者自由自在地生活,直到生命终止。五是帮助家属在面对患者临终过程中及丧亲后哀伤期的心理调适。

  要顺利实施安宁疗护,医护人员的理念要转变,民众的观念更要转变。俗话说“好死不如赖活”,但如今,观念正在发生变化。在台湾,重症患者接受安宁疗护的比例逐年平稳增加,已从2000年的7%扩大至2015年的55.6%。对此,公益组织的宣导功不可没。台湾的不少名人、政要都纷纷作出正面示范,如带头预立志愿书等。

  还有,就是安宁疗护规模越大,社会总体医疗负担就越小。经常有家属要求“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临终患者,但事实上,目前有限的医疗水平很难真正延长临终患者的生命,也未能把减轻患者的痛苦放在优先的位置。而且,在临终前的几个月,用于医疗的费用常常超过之前的全部医疗费用,甚至花光一生的积蓄。我们要清醒地认识到,对于13亿人口的全国医疗保障体系而言,政府的财力是有限的,社会的财力是有限的,家庭的财力也是有限的。

  上海自2012年推进安宁疗护试点工作,服务了7000名临终患者,初步估算减少不必要的医疗开支7000万元。按此推算,中国每年500万临终患者,如果推行安宁疗护,就可以减少500亿元医疗费用。而这笔钱至少可以支付1亿农民一年的新农合费用。

  在台湾,医学界统计,2012年临终前最后一次住院的4.2万多个重症患者,有超过一半住到安宁病房接受临终前无效治疗。相比住在安宁病房的,住在其他病房的患者,至少多花5倍的费用。有学者统计,近些年由于安宁疗护的普及,台湾健保基金至少节约了10%的支出。

  可见,给那些在死亡线上痛苦煎熬的患者以安宁疗护,既是一种人文的关怀,又是一项良策。

  因此,一方面是业界要为安宁疗护制定具体、详细的实施标准,让患者及其家属放心。这方面,台湾做得非常好。如他们的《安宁住院疗护病房设置》中就规定,每个病房应配一名主治医师,每个病床配一名护理师,每3张病床设一名病患服务员,每个病房有一名专职社会工作人员,有的医院还聘用专职心理师或宗教人士。而要成为安宁病房的医师,必须要拥有第一专科执业执照,而且要经过至少80个小时的实习训练,即使看似技术含量最低的病患服务员,也必须经过至少100个小时的相关训练才能上岗。

  另一方面,政府角色不能缺失。2015年度全球80个国家死亡质量指数排名中,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位列前三名,日本位列第14名。这些国家之所以排名靠前,政府的重视、参与是至关重要的因素。其中,日本就将安宁疗护纳入到国家预算中。

  总之,安宁疗护可以将患者从机械性救治的痛苦中解放出来,赋予其支配生命的自由——既有优生的选择也有优死的权利。所以,加强宣教和社会舆论导向,让全社会形成共识,才能使安宁疗护走向实践。同时要加强国家政策支持,使安宁疗护走向规范。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