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倾诉
生命里的那个“老陈”
2018-06-13 00:00来源:厦门晚报

    文/陈柏清
    老陈是我爸。从前我还小,跟他赌气的时候,我就会这样喊他:“老陈,老陈,水开了!”他跑过来,拧着眉说:“你这孩子……”也不会责骂我,有时还嘿嘿乐,很享受的样子。“老陈”就这么叫上了。
    老爸是很帅的,老妈有时拿出他年轻时的戎装照给我们:“看,多像年轻时候的周总理。”我们如果捂着嘴笑,母亲会很认真地说:“笑什么,难道不像吗?”老爸的确是整洁有型,直至年老也背不驼腰不弯,保持步履如军人般铿锵有度,尤其他的眼睛,一直炯炯有神。他抗美援朝时是侦察兵,那是一双典型的侦察兵的眼睛,毫厘不爽。
    老爸眼神清亮,心也清亮。回到地方上工作时有一个大学生分到他手下做助理,新年到了,那个大学生拿了一些土特产来送给他,老爸拒绝了,那个年轻人解释说,是自己家产的。老爸说:“那也不行啊,为官者,造福一方,嘴莫馋,手莫贪。”临走还告诫他,立志言为本,修身行为先。我说:“不就是给您送点东西吗?人家也是好意,您不收就算了呗,还说人家!”老爸却说:“你还年轻,不懂,蝼蚁溃长堤知道吗?今天我不拒绝他,他养成了这样的思维,会毁了他,是很可怕的事儿。”
    老爸的一生,我最佩服他的就是自律,坚如堡垒。在他的位置上,诱惑多如牛毛。可是老爸做到了即使河边走也能不湿鞋,做到了“一片冰心在玉壶”。即使在晚年,身体不好,他也能坚守自律。那年他中风,医生和家人不许他吸烟,他硬生生把吸了五十年的烟戒了,没让我们操一点心,我想这和他一生都坚守原则的修养有关。
    最后那几年,他即使腿脚不便,也每天衣帽整洁,皮鞋擦得铮亮。外出依然习惯性地把衣领整一整,把口袋摸一遍抻抻衣襟再出门。有一次我问他:“老爸,你这是干嘛呢?”他俯下身看向我,像看一个小姑娘,目光慈爱地撒过来,温声对我说:“整整领子,领正心不歪;摸摸口袋,别把家里的零食带去上班影响工作。”说完,带点狡狯地笑着看我,说:“你没做到吧?”我假装生气地说:“老陈同志,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可他,早已拄着拐棍哒哒地走出门去了。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