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青年
2018-06-13 00:00来源:厦门晚报

  漫画/小牛

  在受访的1992名18-35周岁的青年中,有87.9%的人关注养老问题;而从关注程度看,90后又是最大的群体。

  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其实,随着60后群体逐渐进入退休年龄,90后群体开始面临赡养老人带来的压力,也在情理之中。

  李泉佃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作家周大新说,在这个世界上,如果单纯从年龄的层面上说,其实只有三种人,即已经变老的人、即将变老的人和终将变老的人。老年,是我们每个人都绕不开的一段路,这段路上的风景,你想不看都不行。

  周大新是在他的长篇小说《天黑得很慢》出版时,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番话的。

  《天黑得很慢》通过一名陪护员对一个家庭生活的近距离观察和参与,反映了中国当下生活的种种问题:养老、就医、亲子关系、黄昏恋等,既写出了人到老年之后身体逐渐衰老,慢慢接近死亡的过程,也写出了老年人精神上刻骨的孤独,呼吁全社会更多地关注老年人、关爱老年人。

  周大新说,他写这本书,也是希望自己对老年生活有预先把握,学会与衰老共处。他坦言,自己变成一个老年人,接触的老年朋友越来越多,所以很想描述一下人生最后一段路程的风景。

  他还说,他的小说是写给老年朋友看的,但不少中青年读者也非常关注这部小说。而这部分读者,就是终将变老的人。

  那么,终将变老的人也开始关注老年问题了吗?或者准确地说,开始关注养老问题了吗?

  对此,你可能觉得为时尚早。但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的一个问卷调查则告诉你,在受访的1992名18-35周岁的青年中,有87.9%的人关注养老问题;而从关注程度看,90后又是最大的群体。

  你或许会觉得不可思议,但其实,随着60后群体逐渐进入退休年龄,90后群体开始面临赡养老人带来的压力,也在情理之中。

  除此之外,还有69%的受访青年坦言,他们最担心养老问题。他们担忧的养老问题有这么几个:

  首先是照顾老人的时间和人手不够。第26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入选作品——河北省张审军的《独生子》引起全社会共鸣,这是最让人暖心、又最令人揪心的获奖照片。照片中,在医院病房里,儿子坐在两张病床中间,守护着自己的父母,背影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和无奈。

  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独生子女人口总量早已超过1.45亿,在其背后则是更庞大的老龄人口,上世纪80年代出生的独生子女大多已经结婚生子,在家庭结构上形成了421模式,独生子女成为中间的“2”,作为家庭的支柱,上面供养四个老人,由此将遭遇很大的经济压力,更何况还要养育孩子。

  其次是家庭收入和储蓄已难以支撑开销。某高校一名大四女生说,她平时看新闻,对养老信息会特别关注。为什么?因为,她家里兄妹二人,父母在老家有哥哥照顾,而且都有退休金,而她未来自己的收入可能只够满足当时生活需要,没有多少能投入到养老理财产品上了。

  再次是“空巢老人”紧急求助。前些天看新闻,说是一对老夫妻,女儿在国外,80多岁的妻子瘫痪在床,丈夫自己也年届90岁,生怕自己病倒,无法照顾妻子,结果上了一家名曰“养生堂”的当,女儿这些年给他们寄来的所有积蓄,共300多万元,全被“养生堂”以各种套路套走了。老夫妻求救无门,差点自我了断。

  其他的问题还有病床、护理人员等医疗资源匮乏,社区养老机构水平参差不齐等。

  为了缓解养老焦虑,62%的受访青年通过理财为未来赚取更多养老金;54.5%的青年则定期督促家人和长辈去体检;47.5%的青年注意健康饮食和作息,积极锻炼身体;43.6%的青年想购买或已购买商业保险;25.8%的青年将收入中固定比例分配用于以后养老。

  青年人开始意识到,随着老龄化的加剧,仅靠现收现付的养老金制度已不现实,他们开始关注相关政策,并积极参与养老金的积累,在财务上不再当“月光族”,为养老做好准备。这是积极的一面。

  但是,另一面是,这些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步入晚年,他们面临的是一个迅速老龄化、未富先老的局面,养老面临着多重困难,这已经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需要各方面协调努力来寻找一条解决之道。一位IT行业的员工说,他和他的父亲都是独生子,爷爷奶奶前不久同时生病住院,他父母除了要承担经济上的巨大开支,还要在医院里照顾两位老人,结果,母亲也累病了。他由此想到自己的未来。他跟未婚妻都是独生子女,到时候要照顾四个老人,还要考虑孩子的教育等,真的是压力山大。

  可见,照顾老人完全靠家庭、子女是难以实现的,社会化服务不可缺位;比如,养老要有居家养老、社区养老、机构养老等不同模式,以适应不同老人的需求。而这些问题,需要政府通过制度建设和创新加以实现。

  80后、90后是未来社会中坚力量,如何把他们从烦恼中解放出来,让他们能够全身心投入到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中去,也是政府工作应有之义。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