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告急:西出阳关不见林
最后一道防沙绿色屏障阳关林场遭“剃光头”式砍伐,甘肃省已展开调查
2021-01-26 00:00来源:厦门日报

  近十余年来,阳关林场持续遭遇大面积“剃光头”式砍伐。

  林场内被砍伐的健壮树。

  综合人民网、中新网报道  近日,据多家媒体报道,地处库姆塔格沙漠东缘、曾拥有约两万亩“三北”防护林带的国营敦煌阳关林场,是甘肃敦煌的第一道、也是最后一道防沙阻沙绿色屏障,但近十余年来持续遭遇大面积“剃光头”式砍伐,万余亩公益防护林在刀砍锯伐中所剩无几。日前,甘肃省已成立调查组,对此事进行详细调查。

  “西出阳关不见林”,这是一场人为制造的生态灾难。从摆脱“风沙撵人走”之困,到建成素有“全国沙区林场建设典范”美誉的阳关林场……历经数代人心血,好不容易建好了阳关林场,如今却毁于斧钺,到底是谁的责任?

  到底是谁的责任?林场和酒业公司一起被告上法庭

  据了解,阳关林场被砍伐的防护林地全部用来种植耗水量大、需频繁扰动地表土层的葡萄。为阻止防护林与葡萄争夺水分和养分,不少葡萄种植者不惜竞相对承包地附近的防护林痛下杀手、斩草除根。

  早在2018年,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以下简称“绿会”)就开始密切关注阳关林场防护林被毁情况,在实地调查取证后,于2019年3月向甘肃矿区人民法院递交环境公益诉讼起诉状,但案件的推进可谓困难重重。

  “在诉讼过程中,我们又掌握了新证据,发现林场的采伐证发给了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酒业公司对防护林和当地的植被环境同样造成侵权破坏,因此追加其为第二被告。”绿会副秘书长马勇说。

  受理本案的甘肃矿区人民法院,时隔一年多后的2020年12月16日才安排组织开庭审理。审理中,阳关林场称已履行法定管理职责,并提交阳关林场的生态评估报告,林场生态环境质量总体向好发展,特别是在改善防风固沙水土保持等方面的效果明显;而酒业公司则称已取得合法手续,不存在砍伐毁坏防护林的行为。

  最令人费解的是,2020年12月25日,甘肃矿区人民法院以“绿会提交的起诉材料无法证明绿会专门从事环境保护公益活动连续五年以上且无违法犯罪记录,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中社会组织提起环境民事公益诉讼应当具备的条件”为由,认定绿会提起的诉讼不具备法定的原告主体资格,因此驳回诉讼。

  据悉,目前绿会已将该案上诉至甘肃省高院,但至今还未有消息。

  为啥要种葡萄?葡萄酒被称为甘肃生态产业新名片

  绿会的起诉,让背后的“种植者”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浮出水面。

  根据官网介绍,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地处敦煌市阳关林场,于1985年建厂,初建规模为100吨/年。1998年企业体制转换后,经过一系列技术改造和规模扩展,拥有酿酒葡萄基地2000亩,主要产品包括莫高窟黑比诺干红葡萄酒、莫高窟赤霞珠干红葡萄酒等一系列莫高窟品牌葡萄酒。

  公开资料显示,敦煌市葡萄酒业有限责任公司工商登记注册资本为800万元,经营范围为葡萄酒酿造、批发、销售以及餐饮服务。公司股东包括钟学军和敦煌市古城旅游影视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钟学军,旗下产业涉及旅游、文化、农业等多个领域,包括肃北县万隆畜农科技有限公司、敦煌市古城旅游影视有限责任公司、敦煌市沙漠森林公园有限责任公司、敦煌沙漠生态公园等。

  据了解,葡萄酒是甘肃生态产业新名片。此前,甘肃曾提出将力争在“十四五”末实现全省酒生产企业销售总额突破100亿元,续写“葡萄美酒夜光杯”新篇章。

  根据甘肃省酒业协会的数据,过去10年甘肃全省酿酒葡萄种植面积超 30 万亩,增长 132.8%,位居全国第四。葡萄酒生产企业由7户增加到19户,销售额和纳税额分别增长77.6%和102.9%,省外市场销售额由过去的17%增长到40%。

  “地方有发展的冲劲不是坏事,但阳关林场毁林事件,暴露了以牺牲生态环境为代价换取一时经济发展的短视行为。”马勇呼吁,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对西北地区开展持续专项督察,一方面发现问题督促解决,另一方面督察与生态文明相悖的地方决策,彻底转变发展观念,全面守护西北生态屏障。

  阳关

  林场

  国营敦煌阳关林场位于库姆塔格沙漠的东部边界,组建于1963年。2006年改制,确定阳关林场为财政全额拨款公益性事业单位,林场功能定位为典型的生态公益性林场。经过一代又一代敦煌造林人的不懈努力,该林场成为敦煌的“保护伞”,也成为这座历史名城最后一道防沙、阻沙的生命线,为保护敦煌地区的生态环境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