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碗麦糊香
2021-05-31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康清艺
    朋友邀约外出就餐,等候之余,店老板及几个伙计和我拉起了家常。不经意间,我瞅到隔壁餐桌上放着一锅似曾相识的麦糊稀饭。凑近后我拿起饭勺往锅里搅拌了几下,浓稠的麦糊里漂着些许地瓜,锅里飘出的麦糊香,一下子勾连起我儿时的记忆。
    如今生活水平提高了,看到还有人煮这种麦糊稀饭,倒是别有一番风味,而儿时的感受却截然相反。我家在翔安洪前村,上世纪70年代,经济条件不好,人口又多,最多时共有13口人,算得上是村里的“大户人家”。那时粮食少,如果煮顿麦糊稀饭,就算是改善生活了。
    不知为何,我特别不喜欢吃麦糊稀饭。我在家排行老幺,母亲对我格外疼爱。每次要煮麦糊稀饭时,母亲总会单独淘点米,装填在平时捡拾起来只留一个小口的鸡蛋壳里,用纱布包好后放到麦糊里一起煮,煮好后再把“鸡蛋饭”捞出来给我吃。因为偶尔会有这种特殊待遇,哥哥姐姐总会开玩笑说“母亲偏心”,那时母亲总会爱怜而无奈地辩解:“自古以来,公嬷疼长孙,爸妈疼小儿,千古不变,为人父母之后都会这样。”确实,在那缺衣少穿的年代,父母把我们这一大帮子女拉扯大,实属不易。
    看着这锅麦糊稀饭,儿时的生活场景瞬间涌入脑海。我瞬间有种冲动,回去我也要煮一锅麦糊稀饭,按照母亲当年的老方法煮几个“鸡蛋饭”给母亲吃。
    老板看我颇有兴致,当即送了我一包煮麦糊稀饭用的麦粉(小麦磨成的粉)。他还给我传授小窍门,预先取适量麦粉用凉水泡好,待高压锅煮好地瓜后,将泡好的麦粉调成糊状,慢慢倒进去,要边倒边搅拌,避免结成麦团,待水再次煮开,一锅香喷喷的麦糊稀饭就大功告成了。听了老板的指点,我真想立刻就飞回去煮上一锅麦糊稀饭,让父母也尝尝熟悉的味道。
    俗话说,父母在,人生方知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就只有归途。珍惜当下,孝敬好父母,你养我长大,我陪你变老。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