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难忘的小手术
2021-05-31 00:00来源:厦门日报

    月影
    拖了很久的一个小手术,终于到了拖不起的状况,经过一系列检查,来来回回折腾了许多次,半个月前办理了预住院。
    5月18日,接到医院打来电话,各项结果出来了,可以准备手术了,日期就定在5月20日。所以,当很多妹子沉浸在5·20的兴奋中,我却在医院遭受惶恐与痛苦。
    医院通知18日下午要去做核酸检测,而且住院病人必须做鼻拭子检测,这令我甚为紧张。我还从来没做过呢。当长长的棉签插进鼻孔的那一刻,我本能地躲了一下,医生早已司空见惯,扯着嗓子说了句“你别躲呀!”我只好乖乖凑上前,还好,痛苦只在一瞬间。
    19日正式办理住院,又是一系列检查。下午等报告,一切正常,就等着第二天手术了。
    20日早上七点多,医生为我做好术前的消毒,然后回病房换上病号服,等待手术车来接我。九点半,终于等来接我的护工。护工要推我到另一栋楼去做手术。躺上手术车,护工推着我前行,老公在后面追随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算是真正的病人了。躺在推车上,只听护工一路拉着嗓门喊:让一下,让一下!然后进电梯,出电梯,上坡下坡。颠簸中,我望着身后一路倒退的人和物,意识有点轻微模糊,仿佛自己是个危重病人似的。
    我被推进了手术室,陪护的老公被阻挡在外。手术做的是全麻,在我还清醒时,医生与我核对身份信息,然后将我抬到手术台上。虽说是全麻,术中不会有知觉,但当我躺上手术台的那一刻,望着头顶冰冷的手术灯,听着各种手术器械叮当响,我还是不由自主地战栗起来,心里害怕极了。医生给我输液,应该是麻药。有人在我身边柔声安慰我,渐渐地我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身边有人在喊:醒醒,眼睛睁开!我的意识慢慢清醒过来,能听见身边的说话声,却没有半分力气,我只能微微摇头回应……
    又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醒来。我被推出了手术室,老公早已焦急不安。十二点十分。前后两个多小时!又是一阵长途跋涉,我被推回了病房。
    也许是药劲太大,术后我的反应非常厉害,一直沉沉昏睡。吃不了任何东西,连喝水都吐。由于前一晚已禁食,胃里没啥可吐,吐出来的全是酸水。可是医生交代要吃药,我不得不逼自己吃东西。就这样吃了又吐,吐了又吃,来来回回,老公身上被我弄得满是污秽,我也着急难受得哭了。
    后来,医生为我打了一针,说是对抑制这种反应很有效。到了下半夜,我觉得好了很多。21日早上,我终于可以起床了。上午医生来查房,说下午可以出院了。我如释重负,终于可以回家了。
    原以为只是个简单的小手术,却不想受了这么多的苦与痛!也心疼这前前后后花的上万元!平常要是没灾没病的,用来吃好穿好,不香吗?所以,有个健康的身体比什么都划算。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培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