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上百次战役,获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奖章 ■48年前白手起家复办福建水产学校
他是一位身上带着弹片的校长
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老校长秦嗣照辞世,享年95岁
2022-01-08 00:00来源:厦门日报

  年轻时的秦嗣照。

  本报记者 佘  峥

  秦嗣照1月3日在厦门辞世,享年95岁。48年前,他白手起家复办福建水产学校,即现在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前身。

  这是一位身上带着弹片的校长——秦嗣照是位被时光和低调“隐藏”的解放战争时期的战斗英雄,参加上百次战役,六次负伤,右小腿、后背上都埋下了弹片。因为完成济南战役最艰苦卓绝的登城任务立二等功。他还获得华东一级人民英雄奖章。

  不过,这位在三十一军留下“有一个特别会打仗的秦嗣照”记载的战斗英雄,回到家后“坚决服从”妻子的指挥。在妻子病逝入土后的第二天,秦嗣照没有任何征兆地大面积脑梗,在医院昏迷了两个月后去世。

  秦嗣照的家人和朋友今天送别他,他的墓碑上刻着“华东一级人民英雄”。

  激战济南

  指挥全连成功驾梯攻城

  子弹穿过手掌他没后退

  新中国怎么走来?1948年的济南战役不得不提,华东野战军经8昼夜激战获胜,开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国民党军重兵坚守的大城市的先例。这场战斗原本准备要打几个月。

  现在记载济南战役的诸多史料,都有秦嗣照的身影,他当时是华东野战军13纵37师109团3营9连连长。

  济南战役最艰难的战斗是攻克内城。一是因为内城还有大量敌人负隅顽抗,二是因为内城城墙和工事坚固。其中南内城城墙高8米-12米,底宽10米-11米,顶宽8米-9米,并有上中下多层火力点。

  九连战士的任务是硬攻——抬着云梯冲过齐胸深的护城河直奔城墙,迅速把云梯竖上城头。但是,史料记载:守军从城门里和城墙东侧向云梯猛烈射击,云梯被打得木片横飞,城墙上的守军拼命用脚踢、用手推。城墙根的战士死命抱住梯子,但终因死伤太重,梯子被敌人推了下来。

  九连连续四次强行架梯都失败,直到第五次,“九连长秦嗣照和指导员张富善指挥全连登上坤顺门城头”。

  2008年,济南战役胜利60周年,秦嗣照接受央视采访,回忆他爬梯过程:“没有一点害怕,一直英勇地向前爬楼梯,下面就是我们的牺牲的战士”。

  登城之后还有血战——城墙上的守军兵力多,弹药补充方便,我方弹药补充不上来,所以打了以后就没有什么弹药了,就拼手榴弹。秦嗣照曾经回忆说,刺刀、手榴弹,一直在打,都是近距离的,我的指导员没了。他的战友也回忆说,最后的武器就是靠拼了,铁锹、镐头都用上了。

  秦嗣照在拼杀中负重伤倒下。他的身上留下弹片,还有颗子弹穿过他的手掌,他的手掌因此无法张开。秦嗣照后来被华东野战军授予“华东一级人民英雄”。

  多年后,秦嗣照应邀回济南,看到了他们当年冒死插上城头的红旗,“伤痕累累”。他的孩子说,这面红旗又唤起老爸鲜活记忆,回到厦门后大病一场。自此,儿女怕他受到刺激,也不再和部队联系。没想到也留下遗憾。秦嗣照的儿子秦涛说,老爸去世后,原本想为他穿上军装,但是,联系不到部队,只能让他穿着普通服装走了。

  转业办学

  没校舍师资设备

  也要复办学校

  1949年,第13纵队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一军,后进军福建,参加福州战役和漳厦战役。秦嗣照也是其中一员。

  不过,秦嗣照很少提及这段往事,直到他的孩子发现:父亲不喜欢到鼓浪屿、轮渡一带海边去。他后来艰难承认:这让他想起渡海解放厦门时,中枪战友的血把海染成红色。

  秦涛昨天说,我的老爸沉默寡言。他看了一本关于三十一军军史的书,上面写着“有一个特别会打仗的秦嗣照”。据父亲说,做战前动员时,他会告诉战士们,我们回去了也是饿死,但是打了胜仗,我们可以得到军饷寄回去养活父母,战士们斗志就来了。

  秦嗣照戎马生涯在史料记载中。不过,秦嗣照复办福建水产学校的艰辛,很多人目睹过。

  1962年,秦嗣照转业。1974年,受命复办福建水产学校,现在的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前身。

  校史记载了这段历史,形容秦嗣照是“临危受命”:作为一位身经百战的军人,面对当时的学校也犯愁——原来在集美的福建水产学校校舍被移作他用,造成了无校舍、无师资、无设备的局面,秦嗣照手下只有三个人,其中一人还兼职,一共“三个半人”,要复办一所学校,可谓是“白手起家”。

  当年年底,秦嗣照带领教职员挥师厦门,暂借东渡渔港指挥部的一栋四层楼房作为学校办公、住宿和就餐场所,又在这栋楼前搭了两个竹棚房,隔成4个单元作教室。

  当时的东渡渔港周围全是田地,秦嗣照女儿对这段往事记忆犹新的是,那里连路都没有,她每次去看父亲,骑车都要摔倒好几次,全身都是泥。她问父亲,学校有车为什么不用?他说国家正在提倡省油。

  厦门海洋职业技术学院的回忆文章写道:秦校长外出办事也是骑自行车,每天和大家一样起早摸黑,坐大货车上下班。他经常将驾驶室的位子让给怀孕或生病的女教工,自己爬到后车斗,跟大家一起站着。

  铁汉柔情

  虽身经百战

  在家妻子说了算

  虽然是身经百战,但是,秦嗣照回到家里,立刻向妻子章岳珍“缴械投降”,秦涛说,我们家里,是妈妈说了算。

  秦嗣照和章岳珍相识于部队,章岳珍是他的文化教员。章岳珍在鼓浪屿长大,是鼓浪屿“一朵花”。

  秦嗣照和章岳珍育有两儿一女,秦涛是大儿子,他经常开爸爸的玩笑:你是我的偶像——既是战斗英雄,又娶了位漂亮老婆。

  秦涛说,这个时候,爸爸都会得意地笑。

  不过,当深爱的妻子和自己秉持的原则冲突时,秦嗣照还是选择后者:章岳珍转业时,关系寄在云霄,后来年老看病,十分不便。儿女因此埋怨爸爸:当时你复办学校,为什么不把妈妈调进来?秦嗣照只回答一句:自己人,不方便。

  2日,秦涛和弟弟妹妹被允许进到ICU,女儿摸着爸爸弯曲的手,当场泪流满面,她昨天说,我当时突然意识到:我们从小听过读过那么多英雄,但是,我忽略了自己身边就有这样一位英雄——一位真正的爱党爱国爱家的英雄。

  当天,她凑在秦嗣照耳边,求他:亲爱的老爸,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老爸,求求你醒醒,让我们为您做点事。

  女儿感觉老爸的手,在回握着她的手。

  但是,秦嗣照最终还是食言了,1月3日23时36分,他安详辞世。

  【名片】

  秦嗣照

  (1928年-2022年)

  山东日照人。1945年12月参军,参加过上百次战役,包括济南战役,两次被评为战斗模范,荣获华东野战军颁发的人民英雄奖章,立二等功。1962年转业,曾任福建省海运公司副书记、省渔业基地书记。1974年,福建水产学校(原集美水产学校)复办,任首任校长,历任集美水产学校党总支书记兼校长,1985年离休在家。

  秦嗣照和妻子章岳珍合影。

展开阅读全文

责任编辑:陈雅璇